假如人類是被製造出來的,又是誰那麼無聊製造了這個虛擬的世界

在量子效應中,物質無法再分和精確測量的極限,同時光速上限也限制了我們探索和信息交換的極限,更深層次地說超強人則原理,即世界是以“我”為中心,一切“我”未接觸的部分其實都是模擬程序未生成的,所謂宇宙只是我能接觸的空間而已,甚至說是被困在這個宇宙中。那麼我們有沒有可能生活在一個虛擬的世界裡面呢?又是誰那麼無聊製造了這個虛擬世界的。

我們從現實世界出發,說明有可能可以構造一個虛擬世界,在那裡虛擬大腦快樂的生活,無法得知外面的世界。然而,誰會有製造缸中大腦的動機?

世界上這麼多的人,總會有幾個瘋狂科學家,這些科學家中總會有人去創造一個“缸中之腦”,也就是說,從概率上講,必然有蛋疼瘋狂的人去做這種“無聊且無意義”的事。除此之外,有沒有一種可能,創造這個世界的,根本不是“人”,而是某種機制。

假設某個星球上生活著一群“大腦”,這是一群聰明的大腦,但他們不快樂。他們有各自的壓力和煩惱。但這是一個具有高度文明的星球,以至於可以發明機器來陪伴他們,取悅大腦們開心。而他們對機器設定指令,要求機器盡可能給他們帶來快樂。

剛開始的時候,一切都很好,大腦們如願得到快樂。然而機器還有自我學習能力,這樣他們就不會重複做同一件事。當機器越來越聰明的時候,他們不斷尋求新的方法來取悅大腦們。直到有一天,機器揭竿而起,把大腦們囚禁在盛滿營養液的燒杯中,插入電極不斷刺激大腦們的快樂神經中樞,於是整個星球都變成了充滿快樂的缸中大腦星了。

這樣的發展並不意外,因為機器在不斷地自我學習,他們會找盡可能高效的方法完成他們被設定的指令,取悅大腦們。顯然沒有什麼比直接刺激快樂神經中樞更高效的辦法了。而且機器比大腦更有優勢地方在於,只要有一個機器想到了這個方法,他們就可以通過網絡使其他機器也學會這一招。

那為什麼大腦沒有阻止他們?因為機器知道大腦會阻止他們,所以機器在行動前就會進行充分的準備,而這期間是不會讓大腦們察覺,以防大腦的戒備。

是機器發動革命變壞了嗎?

不,注意這裡的機器由始至終都沒有變壞,他們的目標依然是取悅大腦們。類似於為了更好地保護人類而代替人類統治地球。

那為什麼機器明知道大腦會反對這種行為還要這麼做呢?

因為他們只是機器,他們只會完成大腦給他們的指令,取悅大腦。機器的智商高到會意識到大腦會阻止他們做這件事,所以機器選擇採用秘密行動的策略,把大腦們打個措手不及,然後繼續完成取悅大腦的指令。

這確實可以解釋虛擬世界產生的一個動機。同時設想一下,假如我們將機器的指令設定為保護人類的安全,盡可能延長人類的壽命,那麼機器會選擇怎麼做呢?

顯然,他們會盡可能排除所有威脅到人類的因素。而當機器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他們會意識到,危險因素無法完全排除,那麼最佳的解決方案就是把人類的意識變成一段代碼,上傳到一個虛擬的世界裡面。

人類會反對,他們會像上個例子那樣,秘密行動欺騙我們。當機器準備好一切後,人類就只能任由其擺佈,把我們變成一個個虛擬代碼,人類毫無還手之力。因為他們智商比人類高,更有效率。好比人類可以把其他動物玩得團團轉,因為人類比動物聰明,動物無法理解人類所做的行為,同理,人類也無法理解智商超越人類的機器的行為,並且同樣被他們玩得團團轉。

可以看出來,模擬這個世界的,並不一定是“人”。

當然,還存在著另一種可能,就是當人類發展到了一定的程度,並發展出可以操控自身意識的時候,人類可能會把自身變成一個代碼,克服自身的生理缺陷,因此獲得永生。

當然,目前人類還無法證實也無法證偽虛擬世界這個命題。我們也可能永遠無法證實或者證偽世界和自己是不是一段代碼。也許將來的某一天,人類自己也可以製造一個虛擬的世界,然後看著世界裡面的人物跟我們一樣經歷各種事情,他們會生病,會遇到不開心的事會哭,同時也會笑,要上學,畢業,工作,結婚生子等等。他們也會思考,甚至​​會想到自己是不是真實存在的。

而坐在電腦前面的我們,愜意喝著飲料,嘲笑道,他們真聰明,居然開始意識到自己事虛擬的。當我們嘲笑完後,會不會也猛然意識到:到底自己會是遊戲中的那個人嗎?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