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子-納什,請安靜的看完

請靜靜地2030年,倘若瑪雅人關於2012的預言沒有實現,倘若籃球的發展還是如今這般模樣,倘若依舊會有一些瘋狂的球迷習慣從古老的數據及錄像帶中考證過去某個時代的籃球比賽,倘若他們把目光停在21世紀的第一個十年,他們會發現什麼?

發現整個NBA聯盟逐漸變得紳士化?發現大個子從上個十年的鼎盛走向沒落?發現那些被神化的人物?發現一個又一個的絕殺?一場又一場的逆轉?

2030年,史蒂夫·納什——21世紀第一個十年的連莊MVP——56歲。那個時候他會是什麼身份?一個拍著古怪電影的導演?偶爾客串解說的解說員?某支球隊的製服組一員?或者乾脆拿起教鞭執教球隊?當然,也許最後他會離開公眾的視線,過著安靜的屬於自己的天倫之樂。

2030年,如果納什在他年華已去的時候回想當年在NBA的崢嶸歲月,他會想到什麼?

我猜會是96年當他走上台與斯特恩握手的那一刻。

鴨舌帽,短髮,有些滑稽的領帶,一臉陽光,不由自主的笑容。

這是96年那天的全部印象。

一切回到開始。

1974年2月7日,約翰·納什,一位效力於南非聯賽的英國球員終於迎來了他的第一個孩子——史蒂夫·納什。18個月後,因為擔心當時的南非政局不穩定,老納什決定舉家從南非的約翰內斯堡遷至加拿大的里賈納,後來又轉至溫哥華,最終定居在維多利亞。

出於對足球的熱愛,老納什希望將這份熱情傳至小納什,於是在他三歲的時候,小納什得到了一個足球。

後來成名後的納什曾回憶道,自己在十二三歲之前從未接觸過籃球,只受過足球與冰球的訓練。然後在八年級的某一天,他卻告訴母親——我也可以在NBA打球,並且成為一位明星。

是不是很熟悉的橋段?倘若你去翻閱NBA裡著名球員的傳記,有很多球員都會提到在他小的時候關於未來的想像——成為一名NBA明星。但是倘若反過來看,小時曾經擁有這樣夢想的,又有幾個最終會真正實現呢?

雖然納什沒有驚人的身體天賦,但是身為運​​動員的父母還是給了他一些先天的優越條件。如果去查看下納什的弟弟與妹妹的簡歷,你會發現他的弟弟馬丁·納什是位效力於溫哥華白帽隊的足球運動員;而他的妹妹喬安·納什曾是維多利亞大學女足隊長,入選過加拿大西部大學體育協會的全明星隊。出色的身體平衡能力,過人的速度,這些足以使他在高中時在籃球、足球、橄欖球上大放異彩,但是當他穿上印有NBAlogo的球衣站在一堆彪形大漢中時,這些所謂的身體天賦只是笑談。

96年的11月1日,鳳凰城客場挑戰紫金軍團,納什迎來了自己在NBA的首秀。幾年前的這支太陽曾經是奪冠的熱門球隊,然而經歷了93年喬丹的總決賽場均41分,94、95連續兩年與火箭鏖戰到第七場然後被幹掉,這支太陽似乎失去了曾經的銳氣,終於在96年首輪被馬刺掃地出門後,巴爵士憤然離去,投奔到兩次擊敗自己的火箭門下,臨走時還不忘放下狠話——日後哥的球衣打死也不會在菲尼克斯這裡退役!當然,幾年後頭腦冷靜後的巴爵士還是同意在鳳凰城退役了自己的34號。

而首秀的納什除了獲得5分鐘的出場及嘗試投了一個三分外,其他所有技術統計皆為0,對面同級新秀費舍爾則以80%的命中率拿下12分5助攻。而次日背靠背,巴爵士隨火箭眾將抵達鳳凰城,納什在場下的大部分時間目睹了巴克利肆虐籃下,最終砍下20分33籃板的超級兩雙。那場比賽納什投中了自己NBA的第一粒進球,送出了第一個助攻。那天的新聞幾乎都是關於巴克利的複仇,以及,在另一塊球場上艾弗森在費城球迷的歡呼聲中晃過了喬丹。

在太陽的第二個賽季菲尼克斯人得到了來自小牛隊的賈森·基德,十年後再去看這件事你會發現那一年的太陽控球後衛竟是如此的奢華,雖然彼時納什只是一個有著一年NBA經驗的新手,而凱文·約翰遜卻因傷迅速從自己的巔峰期跌落。後來基德曾在採訪時說“我在菲尼克斯的時候就知道他(納什)會有所成就,因為他是個聰明的孩子,總是在不停的學習”。

總是在不停的學習。也許這是對其最好的概括。納什在大學裡待了4年,而那個時代,高中生開始在才華畢露之時便亟不可待的加入NBA的大隊伍,更多的情況下大學只是一個跳板,大一結束便湧入NBA的比比皆是,熬到大學畢業成為一個十足的大齡青年然後才出來混的,記者們沒那心思把鏡頭放在你身上。但是如果你去回憶一下另一些大齡青年,你會想到誰?拿了心理學學位的鄧肯?抑或是山頂洞人幾乎不懂電腦的羅伊?

一個眾所周知的故事。在史蒂夫·納什同學結束他的高中生涯時,他的教練向超過30所大學寄了推薦信,但是收到的回复無一例外的都令其沮喪。直到最後才被一所沒有名氣的聖克拉拉大學教練看中。而那些拒絕他的回信,據說一直被他收藏。可以想像,十幾年前,在我們所不知的訓練館裡,年輕的納什是怎樣聽著重金屬音樂做著力量訓練。而那些拒絕他的回信,現在的納什是否會在某天重新翻開呢?

1998年,達拉斯人從雄鹿隊換的新秀德國戰車,加上已經從鳳凰城趕來的納什與芬利,科學家老尼爾森的理想架構基本完成。在接下來的幾年內,小牛隊在科學家的教鞭下迅速崛起,他們像重金屬樂一樣瘋狂的推進比賽節奏,而他們的戰績也從之前的20多勝瘋狂的躥升,恰似德克與史蒂夫瘋長的頭髮,終於在02—03賽季小牛隊達到了60勝,並在那一年成功打進西部總決賽,當然最終倒在了老對手馬刺面前。也許對於納什來說,鄧肯就是他這輩子難以逾越的山,縱觀其職業生涯,幾乎所有的功虧一簣都是在面對鄧肯所帶領的馬刺,一如猶他雙煞作為幫主背景書寫了NBA史上最動人的篇章。

對於納什來說,很難說清老尼爾森與德安東尼究竟誰是自己真正的伯樂。雖然說納什在德安東尼手下爆發,一舉奪得兩屆MVP,從當年的聯盟一線明星後衛晉升為天皇級別的斯托克頓之後最偉大的控球後衛之一。但是真正讓納什從一個板凳球員回到主力,並且享受瘋狂進攻快感的還是科學家。納什在太陽隊所做的一切——快速推進進攻節奏,不放過任何一個防守反擊的機會,高位擋拆或者牛角區域策應,創造足夠多的空位三分的機會——這些都來自老尼爾森手下的小牛時期所習得的。而且納什至今所習慣的標誌性動作——罰球時用舌頭舔手掌,急停後仰跳投,突破時詭異的步伐無一不是老尼爾森當年對其的建議。如果說真正的不同處,那麼就是老尼爾森的進攻更多的是建立在個人攻擊上面,利用錯位單打或者諾維斯基等人神奇的手感;而德安東尼更強調組織後衛接管一切,掌握一切。老尼爾森曾抱怨納什的出手次數太少,而在太陽體系下的納甚則更加發揮了他出神入化的傳球能力,把球隊帶入一種自己所喜愛的節奏中。

至於納什重返鳳凰城的橋段,眾所周知,這裡就不在多寫了,最好的劇本正如現實所呈現的那樣,納什帶領的太陽在季后賽遭遇好友諾維斯基帶領的小牛隊,而納什又華麗的在庫班眼前拿到職業生涯最高的得分,並且成功擊敗達拉斯人。庫班曾不無落寞地說,為什麼他在小牛隊打不出MVP的水準呢?

鳳凰城在納什到來後重新燃起了生機,但是他們從未走的太遠,縱然其中包含了無數不可忽視的客觀因素,但是還是有很多人堅持自己的腔調——一個只會進攻的球隊是無法獲得總冠軍的。遺憾的是歷史無法抹去重新開始,在納什最好的年華里他無法帶領球隊來證明這一點的絕對性。有的時候歷史就是這樣,華麗的普利斯頓距離總冠軍也許就只差霍利的一記三分絕殺,而奔跑的太陽也許距離總冠軍只差一個惡意犯規後冷靜的球員。

在科爾接過經理一職後,他決定改變一切,於是他換來了遲暮的鯊魚,換來了曾經的扣籃王,企圖就此一搏。後面的事情人盡皆知,太陽在鯊魚來後的第一個賽季再次倒在馬刺面前,而扼殺他們的又是鄧肯——只不過這次是被上帝眷顧的一記三分。第二個賽季,他們提前開始了自己的休賽期,而納什在返回鳳凰城後第一次落榜全明星,菲尼克斯城的全明星賽。

2009年,所有人都認為納什老了,基德也老了,控衛開始了換代時刻,保羅與德隆成為了新一代控衛的象徵,跑轟只是一個美好的假象。那一年,在度過35歲生日後,納什接受了一次採訪,在採訪中他這樣說“我知道,35歲的NBA球員通常被人稱為老將,像我這樣的白人組織後衛就更是如此。但不管你信不信,對於35歲的身體,我依然感覺很棒。我肯定比過去經驗更豐富了,但無論是心理上還是身體上,我都不覺得自己有太大變化。我認為自己還和以往一樣,穩定有效。我知道,如果我不離開達拉斯,不離開我的好兄弟德克·諾維茨基,我們繼續在一起打球,將會非常美妙。但是,人的一生有多少時間可以用來追憶過去呢?現在,我們分開的時間,已經趕上我們在一起打球的三分之二了,我很明白,到我告別NBA的那一天,可能會成為一個沒有總冠軍戒指的MVP ,但即便是那樣,也不會妨礙我擁有一個偉大的職業生涯,對我來說,打籃球的第一目標是拿冠軍,第二目標則是享受籃球的樂趣 年年都有進步,並且與隊友和睦相處。

讓我們把時間拉回1996年的那個夏天,納什在訓練營中訓練,同時與他一起的有基德與佩頓。我們可以想像在那個夏天,納什是如此努力的從這兩個必將進入名人堂的後衛中學到組織後衛的真理。而在之後的職業生涯,他在板凳上吸取了凱文·約翰遜與基德的精髓,在戰術板上習得了老尼爾森與德安東尼的進攻思想。而容易被忽略的是,喬·約翰遜在接受采訪中說,我從納什那裡學到了急停跳投;吉姆·傑克遜在職業生涯的末期最後的享受了籃球的快樂;希爾在這個賽季將要結束的時候說,我曾在戰績好的球隊待過,也在戰績差的球隊待過,但是沒有一次像這個賽季這樣感覺時光在迅速的流逝。而德拉季奇,當他在一次快攻中突破上籃後回防時像納什那樣伸出舌頭時,我就明白了一切。

2010年,當所有人認為太陽隊需要重建的時候,科爾送走了鯊魚,低薪簽下了在紐約與波特蘭不得志的弗萊,正如某位虎撲最受愛戴的公子所說的,這個世界上能拯救弗萊的只有納什帶領的太陽隊了。這個賽季的太陽隊,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時候,開始了觸底反彈,至今已經逼近西部前三。這個賽季的納什似乎在證明自己沒有老,依舊可以打出MVP賽季的數據,依舊可以帶領球隊轟下150+的高分,在越來越多的寫意的傳球下,他在盡情地享受籃球所應有的快樂。對於納什而言他已經無需證明自己是依附在德安東尼的體系下才能生長的MVP,只要給予他空間,他會像魔術師一樣變幻出無窮的花樣。也許一切都如十幾年前對他的評價——他永遠不能用防守幫助球隊。後來轉去湖人,也是在傷病中渡過。

對於所有的球迷而言,都明白,隨著納什的退役屬於歷史上最華麗的進攻時代也許會就此畫上句號。

但是忘掉這些吧,你知道的,如果你有機會遇到納什,他會這樣對你說:

我是史蒂夫·納什,謝謝你們喜歡看我打球。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