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學霸和那群追星星的人:攝影讓我從學霸蛻變成了「學渣」

9月15日,世界頂級天文攝影賽事——英國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年度攝影大賽(Insight Astronomy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頒獎典禮落下帷幕。在這次比賽中,共有四名中國攝影師獲得不同類別的獎項。獲獎者告訴紅星新聞,這是中國攝影軍團在這項賽事中取得有史以來的最佳成績,獲獎總人數僅次於英國本土攝影師。其中,極光組季軍葉梓頤是本次獲獎者中唯一一名亞洲女性。

對於這些追星的人來說,這些絢麗的照片背後,有著怎樣的努力和付出?為了看到最純凈的星空,他們不惜爬上海拔5000多米的高山,背著幾十斤的攝影器材前往世界之極,又是怎樣的動力支撐著他們?

他們是追星者,一群有故事的人。

...

▲本次大賽邀請函的封面,來自中國攝影師于海童作品 受訪者供圖

學霸攝影師于海童

清華讓我走上攝影之路,星空令我感到寧靜

清華學霸

今年格林威治天文攝影大賽邀請函的封面(見上圖),來自一名年輕的中國攝影師、清華大學博士生於海童,而他也在此次比賽中摘得了星空風景(Skyscapes)組的冠軍。

雖然早前已獲悉自己得此殊榮,但是由於學校開學的緣故,于海童並沒有去英國領獎。在他個人公眾號的自我介紹中,他這樣寫道:

問:攝影對你的科研有什麼影響?

答: 攝影讓我從學霸蛻變成了學渣。

...

▲于海童(中間藍色衣服者)和清華攝影隊的夥伴們外拍 受訪者供圖 拍攝者周元昊

從拍清華園開始

當然,對於海童來說,「學渣」絕對是一種自謙。今年已經是他在清華園中的第八年,也是他作為熱能系博士生的最後一年。2009年,18歲的于海童從家鄉遼寧錦州來到北京,開始了他和清華長達8年的不解之緣。和很多清華人一樣,于海童的文字中也喜歡把清華園叫做園子,帶著親切感。而在攝影之路上,清華也賦予了他兩個相當重要的第一次。

「當時買第一台相機就是覺得清華的景色很美,自己的設備又拍不下來。」于海童告訴紅星新聞,「於是自己就在大一時入手了人生第一台單眼相機,就為了能夠拍下清華的美景。我的第一個稱得上作品的照片是本科畢業時以清華風景為題材拍攝的延時作品《時光機:清華園的延時攝影》。」

...

▲于海童此前的清華園攝影作品截圖 受訪者供圖

雖然是第一部作品,這些影像仍獲得了極大影響力:此後連續五年,這部作品都在清華的開學和畢業典禮上進行了播放,于海童本人也因此接受了央視的專訪。

拍攝身邊的星空

他接觸到星空攝影則要追溯到本科畢業之後。2013年左右,有一次外出拍攝時,于海童第一次嘗試拍攝星空後發現自己非常感興趣,然後就開始慢慢摸索,並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攝影風格。「我和大多數天文攝影圈子裡的人有點不一樣,我並不是特別在意星空本身,比如把星系星雲拍得多好看,我自己更傾向於能把星空和地面的風景結合起來。」

對於海童來說,科研仍然是他生活中的主旋律。因此,他大部分的作品都來自距離不遠的京郊,他此次參加格林威治天文攝影大賽的獲獎作品也是在離北京不遠的國家天文台河北興隆站拍攝完成的。

在談到這次的獲獎作品時,于海童告訴紅星新聞,這次的作品拍攝於國家天文台興隆站的銀河走廊,這條空中走廊是天文台中的核心設施——郭守敬望遠鏡(LAMOST)架構中的一部分。拍攝時正值初春後半夜,月暗星明,夏季段銀河初生,「銀河中心紋理高度較低,近乎可以與建築重疊」。在這樣天時地利的條件下,于海童拍下了這張頗具趣味的照片:壯觀的望遠鏡在銀河的映襯下,蛻變出了別樣的光彩——這也是後來打動組委會的關鍵所在。

...

▲于海童獲獎作品,拍攝於國家天文台興隆站的銀河走廊 受訪者供圖

獲獎也有遺憾

雖然摘得冠軍,但于海童對這張照片還是有些許不滿足的地方。作為一個標準的理工男,攝影對他不僅關乎嚴謹精確,更是一種頗有些浪漫意味的事情,他喜歡在技術之上更多體現出個人的風格和設計感。

獲獎之後,他在個人公眾號「我是嚴肅的于海童」中寫到:「……最大的不完美還是場景中缺一個人。如果能在星空走廊的剪影中摘星而舞,一定會是個巨大的加分項。」

談及今後的拍攝,于海童說自己暫時還沒有特別的計劃,準備順其自然,隨心而動,「如果說想拍沒拍過的題材,可能是極光吧,暫時還沒有機會,希望以後能夠嘗試。」

女性「巡天者」葉梓頤

出席頒獎典禮時,我把星空穿在了身上

穿星空裝領獎

在今年的格林威治星空攝影大賽中,葉梓頤是唯一一名獲獎的亞洲女性,獎項為極光組季軍。在此前,她的作品曾獲得2016年「地球與天空」國際攝影大賽一等獎,2017年的一幅作品還曾入選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每日一圖。雖然她是一個常年躲在鏡頭背後的人,但在星空攝影師這樣一個以男性為主體的圈子中,葉梓頤顯得很特別。

...

▲葉梓頤出席頒獎禮 受訪者供圖

「當時領獎(格林威治星空攝影獎)時穿的黑色旗袍是特意挑選的,作為今年所有參賽者中唯一獲獎的中國籍女性,旗袍代表了一種特殊的身份。」葉梓頤這樣對紅星新聞說。

除了構成整套著裝風格主體的旗袍之外,葉梓頤在領獎時用來搭配旗袍的一條星空主題絲巾也頗為搶眼。她告訴紅星新聞,這條絲巾的圖案正是她自己拍攝的極光,後來請人做成了絲巾,而當時她所佩戴的項鍊和耳環,也是找「隕石獵人」買來隕石之後做成的。

首先愛上星空

葉梓頤和一般的星空攝影師的入行軌跡頗有些不同:她最先愛上的是星空,後來才慢慢喜歡上了攝影。

早在高中的時候,葉梓頤就受到高中地理老師的影響,加入了學校的天文小組,然後漸漸喜歡上了星空,當時還去參加過全國的天文奧林匹克競賽。當時,她所在的天文小組叫「巡天者」,大家還一起建立了一個與社團同名的博客。後來隨著葉梓頤和她同屆的同學們畢業,這個社團也宣告解散,但她對天文的熱愛一直存在,甚至她之後的微博名字,也是「巡天者」。

上了大學,修讀廣告學的葉梓頤通過一門叫做「廣告攝影」的必修課,才正式與攝影結緣,得益於圈內人的帶路,她在2010年到2011年內開始初試鋒芒,嘗試將自己熱愛的天文與攝影結合起來。「在天文攝影這條路上,最吸引我的是不確定性,我無法預知此行能夠拍到什麼。」回憶這些年的拍攝,葉梓頤這樣說。

飛機上拍到極光

實際上,正是這種不確定性在冥冥之中給予了她兩次拿到國際重量獎項的作品,巧的是,這兩幅作品都和最難以捕捉的天文現象極光有關。

2015年,剛剛轉行成為全職星空攝影師的葉梓頤遠赴北極拍攝日全食,她在途中第一次拍到了極光。正是憑藉這張照片,她拿到了2016年國際「地球與天空」國際攝影大賽的頭獎,也是第一個獲此殊榮的中國女攝影師。

...

▲葉梓頤此次拍攝的獲獎作品 受訪者供圖

此次獲得極光組季軍的作品是她在飛機上拍到的。葉梓頤說,其實在飛機上拍攝極光並不是一種非常新穎的手法,但難能可貴的是這樣的清晰度、顏色,一看就令人感覺非常純凈,但是色彩上又絲毫不顯單調。「一般因為飛機移動快、曝光時間不夠,拍出來的照片並不是特別好看,但這張照片因為用大光圈拍攝的原因,可以很短時間曝光,沒有那麼模糊,這也是這張照片的稀缺之處。」葉梓頤說。

不同的拍攝思路

因為緯度原因,中國地區看不到極光,導致目前中國國內的極光攝影師並不是很多。葉梓頤笑稱,那些住在高緯度的攝影師們可能在後院就能夠拍攝到極光。因此,對她來說,在地理位置不占優勢的前提下,她會儘量去找一些比較特殊的設計點進行拍攝,比如去年的獲獎作品中,她的極光拍攝就表現出了月亮落下瞬間和極光形成的奇妙組合,因此打動了評委。

葉梓頤說:「天文帶給了我很多勇氣,讓我去嘗試很多以前不會嘗試的事情,比如跋山涉水。如果沒有攝影,可能我是個很宅的人,不會去做那些事情,攝影給了我這個機會。」

在路上的攝影師阿五

幾乎走遍中國西部,拍攝時曾遭遇「陌生來客」

梅里雪山拍下獲獎照片

阿五是吳忠在攝影圈中的暱稱。作為一名已經出版了自己專著的星空攝影師,他的微博「阿五在路上」已經有超過五萬名粉絲關注,在本次比賽中,他摘得了星空風景組的亞軍。

...

▲阿五此次拍攝梅里雪山的獲獎作品 受訪者供圖

阿五向紅星新聞介紹,天文攝影大概分為星野和行星兩大類,他屬於星野攝影師,拍攝時一般會帶上地面的景色,只需要普通攝影器材加上廣角鏡頭即可完成;而拍攝行星更加專注於星空本身,又可以分為月亮組、太陽組和深空組等等,需要天文望遠鏡長時間曝光獲得。

在9月15日接受採訪時,阿五正在西藏進行星空拍攝。作為一名來自成都的攝影師,包括四川在內的中國西部地區都是他常年拍攝的「據點」,而他此次獲獎作品的創意來源正是位於雲南德欽的梅里雪山。

「光是在今年我就去了三次梅里雪山,拍攝這幅獲獎作品是在今年1月,當時是去拍梅里雪山的冬季星空。」阿五說。拍攝這幅獲獎作品時,阿五和隊友們正走在路邊,他轉頭看到月亮剛好升起來,照在梅里雪山的最高峰處,形成了一種逆光的效果。當時是一個晴天,雪山上風起雲湧,雪粒被山頂大風吹得四散飛揚,加上頭頂月光的照射,剎那間的美麗無法用語言形容,阿五當機立斷,用相機記錄下了這一刻。

辭職,把愛好變主業

回憶起當初入行的時候,阿五稱大概是在2014年3月左右,之前他學的是建築,畢業之後進了廣告公司,慢慢喜歡上星野,最後辭掉工作,把愛好變成了主業,現在差不多一年有一半的時間都在路上。隨著拍攝次數的慢慢變多,星星在阿五的眼中也愈發親切,夏天有什麼星座,冬天有什麼星座,月亮什麼時候運行到什麼位置,他都如數家珍。

雖然攝影師有自己的圈子,但在進行創作的時候,阿五還是喜歡一個人或者兩三個人拍攝,不願意受到太多打擾,能開車的地方就開車去,車進不了就自己支個帳篷。

...

▲阿五此前的攝影作品 受訪者供圖

遭遇「麻煩」

不過,這個創作習慣,有一次差點給他惹來「麻煩」。2015年5月,阿五帶著一名同伴,兩人赴甘孜黑石城拍攝。那天天氣晴好,非常適宜外拍,二人把設備和其他物品放好,準備晚上好好進行一番拍攝。

隨著太陽漸漸落山,四周的景色開始變得模糊,屬於他們的拍攝時刻也逐漸臨近。然而,就在二人屏息凝神的時刻,阿五聽到附近只有十米遠的地方發出了聲響,他拿著手電筒朝附近照了一下,結果發現,草叢中有兩雙眼睛正盯著他。「當時我第一反應就是,不好,有狼!」阿五回憶當時的情景說,「片刻之後,我又讓同行夥伴拿手電筒再照了一下,結果發現就一會兒時間,草叢中的眼睛變成了四雙。」

「當時我們趕緊收拾東西下山,也不敢跑,就是儘量不驚擾它們,往山下撤。我們一路回頭看,它們始終在不遠的地方看著我們。」阿五說,「直到最後,我們倆衝進了停在山下的車裡才算鬆了一口氣。」 雖然阿五後來猜測,當時那些「小動物」也不一定就是狼,也可能是野狗,但是在只有兩個人的情況下,儘管當時天氣難得,但兩人還是放棄了拍攝。

辛苦但值得

除了這種「驚魂一刻」,對阿五來說,拍攝時經歷的其他狀況已經不算什麼,哪怕是爬到海拔5200米的地方拍攝。「做這一行很辛苦,相比於一般的風景攝影,星空攝影最特殊的地方是晝伏夜出,有時候還要通宵拍攝。但這一切都很值得。」回憶起這幾年的拍攝,阿五這樣總結。

9月26日,剛剛結束了西藏之旅的阿五在朋友圈發了一張星空的照片。

他配上了一行文字:其實,銀河是有光的。

...

紅星新聞實習記者翟佳琦

編輯丨平靜

本文為紅星新聞原創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