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面見文殊菩薩?

南北朝後魏時代,五台山靈鷲寺,每到春天三月,依例舉行無遮齋會。不論出家、俗家,也不分善男信女、老的或少的、有錢人還是窮人、甚至乞丐,都可以平等參加,飽食一餐。平等施食表示佛法平等,無人我之分別。

一天,來了一位窮苦的女人,抱著兩個幼兒,後頭還跟著一條狗,身無多餘之物,孤零無依,來到了靈鷲寺無遮齋會現場。可是尚未到用齋的時候,又由於身無分文,但也不好意思白吃,就剪下頭髮聊充布施之意。對寺裡的住持說:「我只有這些頭髮布施三寶了,請勿拒絕!」

「好的,那就收下了!施主是打哪兒來的呀?」

「從來的地方來。」

住持法師看她這麼回答,心裡有些奇怪。不料這個女人此時開口要求:

「我還有急事要到別的地方去,能否先分一些飲食給我?」

雖然開齋時間未到,但施主的要求還是不能拒絕的。

「好的。」於是住持法印法師從裡面取出三份食物,用意是讓女人和兩個幼兒都能飽食一餐。但是用過食物,女人又說:

「還有我這隻狗,它也得吃一些東西才行啊!」

住持法師無可奈何地,又從裡面搬出一些食物,勉強地交給了女人。

女人又說:

「我肚子裡還有小孩,也需要分一些食物來吃。」

住持法師忍不住了就怒斥著說:

「你來這裡求出家人布施齋食,卻貪得無厭,是何道理?你肚子裡的小孩根本都還沒有生出來,難道說他也能進食?可是你卻求索再三,濫貪美味之心,不覺得太過份了嗎?」

被斥責了的貧女,這個時候就說了一偈:

「苦瓜連根苦,甜瓜徹蒂甜,三界無著處,致使阿師嫌。」

說完了這首偈,立刻騰身踴上了虛空,示現出文殊菩薩的德相,這時狗化而為祂座下的獅子,兩個孩子卻是身旁的二位侍者。在雲光縹渺,若隱若現當中,又復說偈:

「眾生學平等,心隨萬境波,百骸俱捨棄,其如愛憎何?」

這首偈的意思是:你們眾生但知學佛要有平等布施之心,雖無可厚非,卻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識波動,隨著境界而流轉不停。雖然明知要捨下這個外在的身體,無奈你們心中仍然存著愛、憎之心,這又有什么辦法?又怎樣能入道呢?

當時參加齋會的有一千多人親眼見到了大士的聖蹟,聆聽大士警示的偈語,都感動而悲泣著,向空中頂禮說:

「大聖!但願垂示真正的平等法門,也好讓我們一心奉行!」

空中傳來了偈語說:

「持心如大地,亦如水火風,無二無分別,究竟如虛空。」

住持法師這時自己埋怨有眼不識真聖,取刀準備挖出自己的眼睛,以表對褻瀆菩薩的懺悔贖罪之意。

「法師!你不能這樣做!」

「是啊,這麼做於事無補,而且是件傻事啊!」

「贖罪的方法很多,又何苦出此下策呢?」

大眾奪下了住持法師手中的刀,你一言我一語地說。住持法師於是打消了原意,以貧女(即大士化身)所布施的秀發,建了一座寶塔來供養。

萬曆初期,圓廣法師接任住持,為了要重新裝修寶塔,在塔下掘得大士的聖發好幾束,顏色像是金色的,仔細再看,髮色變化不定。這所寶塔現在在大塔院寺的東側。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