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理性時代的第一人,而是魔法時代的最後一人】

人類的歷史上群星燦爛,有些星星尤為璀璨,比如像艾薩克·牛頓(1643年1月4日—1727年3月31日)這種百科全書式的“全才”。

牛頓神學研究與科學精神的相互包容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話題,某種程度上可以反映出人類整體的認識論是如何從宗教信仰進化過渡到科學信仰。

牛頓骨子裡是一個宗教狂熱分子,他迷信古代歷史的啟示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程度。在他的一生中,一直都把星占術和煉金術的研究都置於科學研究之上。經濟學家凱恩斯在1936年購得牛頓的“點金術”手稿,之後做出這樣一個非常精切而幽默的評語:“他不是理性時代的第一人,而是魔法時代的最後一人”。

牛頓對於煉金術的研究有兩個大方向,一個是“點金石”(philosopher stone),另一個很少有人知道,叫“活命水”(elixir of life)。不過當時煉金術是被禁的,因為詐騙事件太多,引起了官方的關注,也害怕影響國庫,所以處罰非常嚴厲。不過有意思的是,牛頓在晚年還當過英國鑄幣局局長。

牛頓的臉皮非常薄,對別人的批評非常介意。人所共知的就有與萊布尼茲的微積分事件和與前輩胡克之爭。牛頓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不會發表未完全掌握的理論,所以,在他的神秘實驗室曾大火燒毀之後,一度精神頻臨崩潰,​​他的占星術與煉金術因為一直沒有得到成功,而無法出版發行於世。

在牛頓的研究中,還包括了對《聖經》章句的玄奧分析。他對《聖經》中“世界末日”或稱“第二來臨”的預言特別感興趣。牛頓還對所羅門聖殿(公元前960年建成,公元前586年毀於巴比倫之手)非常關注。在牛頓時代,所羅門聖殿是一個熱門的話題。牛頓從《聖經》的形容中模擬出聖殿的形狀。他的興趣是聖殿的幾何形狀。他企圖以科學的態度去用這些“證據”來論證所羅門王隱藏的智慧:從圓周率到地球面積,以及人在地球中的地位和比例。

無論如何,牛頓在占星術和煉金術上的迷信都不可能抹殺他在人類科學史中的巨大功能。自哥白尼以來,宇宙不再被視為由創世者深不可測的旨意來支配,更像是由一個鐘錶匠設計、並按著它精確不變的規律來運作的。牛頓出生在這樣一個對認識宇宙充滿樂觀的時代,他的一生也自覺或不自覺地體現著科學精神。牛頓繼續了哥白尼、開普勒、伽利略和笛卡爾的哲學和科學遺產,在他的《原理》一書中,通過力學經典定理和萬有引力定律奠定了科學思維的典範。但是,《原理》這本重要的科學著作,差點胎死腹中。由於這本書引起了對神的地位的爭議,牛頓曾考慮取消出版,因為在他早些時候發表的《光學》,在分析光的本質的時候也曾引起很大爭論。

後來,牛頓專門申明整套力學系統都是由神創造和支配的,甚至他還捨棄了“能量不滅”的原則,去容納一個主宰宇宙、照顧世人的神。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科學家在信仰和實證研究方面的內心衝突和“解決之道”。科學不是一個本能的事物,而信仰則是內置於個體靈魂並決定其探索邊界的認知邊疆。牛頓他把一個由神直接干預的世界轉化成一個​​由神按理性和規律去設計的宇宙,這些理性是可以被人類所發現的,並且從這個發現中,人們可以映證造物的奧妙。這也是天才的解決之道。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