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難,她2度被凌辱被要求裸身執行儀式,成了唯一殉節的皇后

靖康之難是我們民族歷史上無法抹去的屈辱和傷痛,在靖康之難中,大批的女子如牲口般被趕往金國。她們備受凌辱,被當成營妓一樣遭受金兵凌虐,像豬狗一樣被參觀展覽。這裡面有皇后、嬪妃、公主,都是曾經非常高貴的女子。

靖康之難完整的詮釋了在國破家亡之際,女子所承受的恥辱,是我們漢人永生都不該忘記的恥辱。

靖康二年(1127年),金軍將徽、欽二帝以及妃嬪、皇子、公主、宗室貴戚、大臣約三千餘人押送北方。這其中,婦女占了很大的比例,比較著名的有宋徽宗皇后鄭氏、宋欽宗皇后朱氏、宋高宗生母韋氏、宋高宗髮妻邢氏,以及後來因為假冒之案而出名的柔福帝姬。

獻俘結束後,男俘虜被分散為奴,每人每月發五斗稗子作為口糧,自己春吃,春完後,實際才有一斗八升。另外,每年每人發給五把麻。令自織麻為衣。都是養尊處優的皇子,哪裡會織麻衣?於是凍死、餓死不計其數。在一凍一熱中,身體器官自動脫落,很多人死的很慘。

女俘們被單獨處理,有名號的妃嬪和公主等五十餘人交由金國皇帝親自分配,美貌的宮女由完顏宗翰分給金軍將士,其餘的分配給金國貴族為奴。這些女子無人能逃過被凌辱的命運。

朱璉皇后就是其中比較悲情的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能全其名節而自殺的一位皇后。

宣和六年(1124年),欽宗即位,冊封朱氏為皇后。大婚是由宋徽宗親自主持的,一時風光無比。當時趙桓還是太子,所以冊立朱氏為皇太子妃。

宣和七年(1125年)十月,朱氏生下一子,取名趙諶。

宣和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趙桓即位,是為欽宗,朱氏被立為皇后,追封她的父親朱伯材為恩平郡王。

婚後有一段短暫的幸福生活,趙桓對朱璉寵愛有加,朱皇后不僅貌美,而且工於詩畫,尤其善於畫山水花鳥作品,十分晶瑩剔透,是位蘭心蕙質的才女。

朱皇后很善良,心比較細,性格比較溫柔。公元1126年,金兵第二次包圍汴京,那年冬天特別冷,北宋的士兵很多被凍死。朱皇后非常著急,非常心痛,她含著淚號召廣大嬪妃為士兵織圍脖,雖然只是小小的禦寒物品,卻足以見得她的溫柔和善良。

公元1127年,靖康之變,金兵攻陷汴京城,俘虜 徽、欽二帝。朱皇后默默與丈夫隨行。她不過是個年僅26歲的女子,哪裡知道,前面意味著比死還可怕的屈辱?

古代對於城破或者被掠奪,而不肯死的女子也是同情的。有一句詩叫做:「千古艱難唯一死,傷心豈獨息夫人?」

是的,連男人都不肯、不忍去死,更何況柔弱的女人?

當時皇室成員無人有勇氣去死,只是默默祈禱著,能有一線轉機。

到了金國後,養尊處優的皇室才發現那裡的生存壞境比他們想像的惡劣一萬倍。

當時正值農曆四月,北方天氣仍很寒冷,徽欽二帝和 鄭皇后、朱皇后衣服都很單薄,晚上經常凍得睡不著覺,只能找些柴火、茅草等燃燒取暖。朱皇后當時才二十六歲,美貌出眾,經常受到金兵調戲。

金軍想盡辦法侮辱這些亡國的皇室,竟然異想天開提出了「牽羊禮」的獻俘儀式。

金人是遊牧民族,牛羊被視為這個民族最為寶貴的財產,另一方面,牛羊也表明奴隸的意思。

金人舉行了獻俘儀式,命令徽、欽二帝及其后妃、宗室、諸王、駙馬、公主都穿上金人百姓穿的服裝,頭纏帕頭,身披羊裘,袒露上體,到金朝阿骨打廟去行「牽羊禮」。

裸露上身在眾目睽睽下走過,對於野蠻慣了的金國,並不算大事。北宋是禮儀之邦,所有的皇室女子都無法接受。然而,很多人還是默默忍受。

金人說,在「獻俘禮」之後,皇太后、皇后都要進宮「賜浴」。在眾目睽睽下洗澡,更是皇室女子無法接受的侮辱。

朱皇后聽到這個消息後,決心以死明志。她是皇后,她要維護皇家的尊嚴。

朱皇后在臨死之前說:「東京在城破之時,臣妾不能身殉社稷,已是大錯。今日雖尚未受擄酋玷污,又有何面目苟活於人世?臣妾死後,可將手帕蒙面,掘土埋葬,不可立墓。臣妾便是在九泉之下,亦是羞見大宋的列祖列宗,羞見自家祖宗!」

她說得肝腸寸斷,聞者均傷心落淚,泣不成聲。

即使在今天,我們仍然能聽到朱皇后肝腸寸斷的聲音,那一聲聲,似乎讓我們後人銘記歷史曾經給予我們的恥辱。

朱皇后趁眾人不備,投入冰冷的湖水而死,年僅二十七歲。她是宋亡國後,唯一自殺殉節的皇室成員。她的死震驚了金太宗,他下詔追封她為靖康郡貞節夫人。他說她,「懷清履潔,得一以貞。眾醉獨醒,不屈其節」。

她也是唯一得到金人尊重的女子。今所傳《怨歌二首》為朱皇后受俘後所作:

幼寶貴兮厭綺羅裳。長入宮兮奉尊王。今委頓兮流落他鄉,嗟造物兮速死為強。

昔居天下兮珠宮貝闕,今日草芥兮事何何說?屈身辱志兮恨何可雪?誓速歸泉下兮此仇可絕!

字字泣血,令人不忍卒聞,不忍細想。

朱皇后保全的豈止是個人的名節,而是以柔弱的生命,向殘暴的歷史和瘋狂的人性發出的吶喊。她臨終前心心念念的,仍然是怪罪自己沒有早一點殉節。作為一個年僅27歲的柔弱女性,她的自責,會令我們多少人汗顏!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