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和團挺起胸膛讓八國聯軍向肚子開槍,八國聯軍瞬間被石化了

在清朝末期,由於清政府腐敗和無能,百姓民不聊生,因此也就造就了許多的起義部隊,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天平天國和義和團這兩支隊伍了,而在這兩支隊伍中最有趣和讓人猜不透的莫過於義和團了,義和團最早是為了反對清政府統治所以起義,後來又提出了“扶清滅洋”的口號。

而對於這支義和團,在清朝的一些書籍和清兵口中,常常能聽到義和團可以刀槍不入的這個說法,義和團是否能夠做到這一點呢?

義和團在清朝末期發起,當時處於閉關鎖國的人民,對於科學和迷信根本沒有區分,對於義和團拳民說的只要練習功夫足夠深,就可以出神入化,刀槍不入。也是非常相信。一些清兵回憶說:“當時還有義和團拳民跑到清朝軍營,要求以身試槍,清兵不理他們,他們就不依不饒。”

而當時的清廷官員和慈禧也都對此很相信,慈禧還曾偷偷跑出故宮,看義和團的表演,不過,多數義和團表演的都是那種喉嚨頂長槍、手劈磚頭那種雜技。洋槍在當時,普通人很難弄到的。

慈禧本來對義和團是反對的,畢竟是民間反動派。但是看著他們打著“扶清”的口號,也希望加以利用,去和西方列強做鬥爭。另外一方面,外國人確實也是欺人太甚,慈禧也是忍無可忍,覺得可以培養這樣一支隊伍。

慈禧第一次會見義和團的首領時,他們就表現各種神級絕技,可謂是各種忽悠都顯示出來。什麼銀槍刺喉,神仙附體。慈禧看了之後非常高興,於是就下令重賞。

義和團

可是表演完了之後,有的大臣就開始嘀咕,這樣一群裝神弄鬼的人,打仗真的能派上用場嗎?慈禧一言說出了內心最真實的想法,這些人的鬼把戲一眼就看穿了,但是他們身材體型確實挺優秀的,雖然沒有經過正規的訓練,可是一旦打起仗來,上了戰場,還是可以消耗洋人不少子彈和火藥,也為大清的正規軍隊爭取更多的時間。

果然,八國聯軍侵華戰爭一打響,義和團的人紛紛衝上戰場,抵擋了不少槍子彈,外國人也很是納悶,明知道是死,為何還要衝上去呢。因為他們知道有人侵犯他們的領土,他們要把這群人趕走,就算搭上自己的性命也無所謂,重要的趕走他們。這群人表現出來的愛國精神值得尊重和敬佩。

太后慈禧和洋人打交道多年,一直也是被搞的很憋屈,扶清滅洋的義和團出現讓老佛爺看到了希望:義和團神功蓋世,可以依靠。終於下定決心招撫義和團和洋人對抗。那麼義和團的神功很牛逼?每次升壇都要得瑟一番,殊不知,越缺少什麼就得瑟什麼。且看義和團得瑟樣:每次升壇都會表演各種刀術,紅纓槍槍法和拳腳功夫。

據清代留下的歷史資料記載,義和團宣傳“刀槍不入”時,主要用兩種方法。一是真功夫表演,也就是中國武術中的硬氣功,這種功夫,確實可以在運上氣的情況下,達到刀砍不動的效果。不過,能練成這種功夫非常不易,會此功的人也少之又少。清廷視察義和團“刀槍不入”時,就是幾位義和團高手在那表演,讓清廷深信不疑。二是變魔術,吸收團民時,義和團擺開場上,架上洋槍洋砲,大師兄們膽胸露背站成一排,洋槍洋砲向他們開火,一溜青煙過後,大師兄們手裡抓著鐵彈丸向圍觀百姓展示。事實上,開槍者預先暗將“香面為丸,滾以鐵沙”充作槍子,開槍時,面丸化為青煙,大師兄們手中先藏有鐵彈丸,表示自己接住了槍彈。

義和團的大師兄們都知道,“刀槍不入”只是為了吸收團民,真到戰場上是沒有用的。老百姓大多沒練過功夫,如何用大刀對付手拿洋槍的八國聯軍?如何才能真的“刀槍不入”?這一點,他們也是想了辦法的,與八國聯軍激戰時,義和團有一件乾貨,真的可以刀槍不入,這種東西名叫“鐵坎肩”。

鐵坎肩,西方叫“胸甲”,而在中國是練家子的行套。通臂拳聖張策練功時,就身穿鐵坎肩,腳踏10餘斤的鐵鞋,所以為“臂聖”、“鐵鞋”之稱。鐵坎肩以鐵皮製成,形如坎肩,與歐洲的胸甲沒什麼兩樣。鐵皮最厚的如銅錢,一個鐵坎肩重二十來斤。上陣之前,義和團的大師兄們把鐵坎肩穿在裡面,外面套上衣服,表面上看不出來。大刀砍在身上,也就听個響,而八國聯軍的槍彈威力不是很大,打到鐵坎肩上也就冒股煙儿,根本打不透。義和團手裡的大刀不是吹素的,就在八國聯軍被義和團“刀槍不入”瞬間石化的時候,大刀已到面前,一刀一個腦袋,殺得非常痛快。

事實證明,刀槍不入義和團其實被人當草割。據佐原篤介《拳亂紀聞》(載《義和團》第l冊)記載,義和團“信槍彈不傷之妄,遇有戰事,竟沖頭陣,聯軍禦以洋槍,死者如風驅草。乃後隊存區區之數,尚不畏死,倏忽間亦皆中彈而倒,西人皆深憫其愚。“西方人都憐憫他們的無知。(小佛說史原創,請勿轉載)

有人肯定會說,血肉之軀幹不掉洋槍洋砲很正常,拼大刀,洋人肯定乾不過義和團,有這種想法的人,還是很天真的,來,小佛還真找到了義和團拼刀也幹不過別人的記載:英國記者喬治.林奇記錄北京北倉楊村的一場戰鬥,一隊孟加拉騎兵揮舞著馬刀和長矛,旋風般沖向高粱地與那裡的對手白刃戰,打開了一條曬滿鮮血的道路,戰馬身上也沾滿對手的血。

另外在北京被數万義和團包圍的北堂,堅守方只有48支步槍。其他都是在長木桿上捆綁尖刀當做刺刀使用,一樣頂住了義和團攻擊幾十天。義和團的人估計不知道八國聯軍步兵每週六都拼命訓練冷兵器,例如刺刀。因此,在楊村和北堂教堂的幾次近戰,義和團並沒有占到優勢。

再加上義和團組織鬆散,訓練程度更低,沒有合格的軍官和士官,不懂團戰,基本就是大師兄一聲令下,各自為戰,當然,衝的最前面的都是青壯年,真的以為自己自帶光壞來著:義和團中最勇敢的都是青少年,犧牲也最多,文獻記載“年長者約廿歲,最幼者只十二三齡,前被官軍聯軍擊死,皆是輩者也”。

事實是殘酷的,從目前可參考的歷史書上來看,其實義和團推崇的白刃戰也無法勝過八國聯軍,即使在兵力較多的情況下也是如此。在八國聯軍的刺刀下,義和團士兵的“金鐘罩鐵布衫”和譁眾取寵的武功絲毫沒有用處,最後都成為了刺刀下的亡魂。

英國記者喬治.林奇記錄了很多八國聯軍以少勝多的戰役,比如,北倉楊村,北京數万義和團包圍了一個隊伍的孟加拉騎兵,當時孟加拉騎兵只有48支步槍,其他都是拿著“山寨”刺刀(在木棍上幫尖刀)。在兵力如此懸殊的情況之下,雙方展開了激烈的白刃戰,持續了幾十天時間幾萬義和團士兵才獲得了勝利,但是死傷慘重。

明明追崇白刃戰的義和團卻在這方面沒有優勢,就連國內的太平軍在白刃戰上也是碾壓義和團。主要原因有兩點:第一點是太平軍中很多都是老兵,他們參加了許多兩廣械鬥,清代兩廣械鬥規模龐大,每次都投入了數万兵力,而且還有各種武器,和戰役所差不多,因此積累了很多的經驗;第二點是太平軍比較像正規的軍隊,有嚴明的賞罰和階級制度,而義和團則像烏合之眾,沒有約束力,在打仗時基本是各自為戰,沒有陣型和團結可言。

正是因為如此,義和團雖然人數眾多,但是白刃戰打不過八國聯軍。雖然八國聯軍有槍支彈藥武器,但是在1900年那時候還保持每週六天高強度的白刃戰訓練。

義和團確實沒有經​​過任何訓練,其次他們確實在軍事上比較幼稚,真的以為可以靠神功符咒擋住步槍射擊。當時就經常有義和團團員到清軍軍營要求清軍使用步槍向自己射擊。

但是,那時清軍都已經是連發步槍了,肯定人體是擋不住子彈的。失敗一次可以說是功夫沒有練到位,但是當一次次的失敗以後,其實義和團團員心裡也會發生變化。

真正在天津、廊坊和北京城牆上進行抵抗的主要力量,其實還是使用近代步槍、馬克沁重機槍,接受過基礎西式軍訓的清軍當中的武衛軍。當然了,現在在我們國家還是有很多人相信存在著神功,只是大師淡泊名利不願意出山而已。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