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1700多年 這兩個姓袁的皇帝過著一模一樣的人生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凱宣佈接受帝位,推翻共和,復辟帝制,改中華民國為「中華帝國」,史稱「洪憲帝制」。

當皇帝得有當皇帝的樣子,籌備登基大典,袁世凱嘴上說「省著點兒」,可還是拿出了2000萬叮噹作響的大洋撐場面,光龍袍就花了幾十萬大洋。

龍袍做出來了,他卻沒敢穿,只穿著平時的大元帥戎裝在居仁堂大廳內接受了朝賀典禮,朝賀者有的著戎裝,有的著袍褂,有的著便服,形形色色,行禮時有跪拜的,有三跪九叩的,沒有司儀指揮,一點也不齊整。

天壇祭天儀式

登基雖然弄得草率匆忙,前期的準備卻一點兒也不少,光是認祖宗這事兒,就倒騰了許久。

要當皇帝,一般都要往自家祖上貼點金,顯得自家出身「天潢貴胄」,跟你們這群凡人不一樣嘛。

攀附名門、冒認阻先的事歷朝歷代可不少,比方說唐朝李淵就把自己說成是老子李耳的後人;十六國前趙開國皇帝劉淵明明是個匈奴人,硬是把劉邦認做了先祖,名字都改了;南齊蕭道成自稱是漢相國蕭何二十四世孫;司馬懿更牛了,直接在晉書裡寫他是三皇五帝之一的高陽的後代!

袁世凱正坐在轎子上,在十幾個親兵的護衛下,向天壇走去。

袁世凱復辟帝制,一切都效仿古制,這一套認祖宗的「慣例」也得學習,於是認了明朝大將袁崇煥當祖宗,後來又不過癮,覺得要再找一個大人物。

別看現在造謠一張嘴,那個時候認祖宗還挺難的,要找一大批「專家學者」翻宗譜、翻古籍、翻地方志,一處一處地「考證」出來。

袁世凱指揮下面一幫文化人翻了好幾天老黃曆,把眼睛都快熬瞎了,終於從不知道哪個旮沓角落裡翻出一個名字:看!這不是有個人嘛?和大總統是同鄉!沒錯了就是他!他就是大總統的祖先了!

這個「研究成果」報到袁世凱那兒,老袁看了以後拍大腿道:「這不就是我祖宗嗎?跟我一毛一樣啊!」於是撤換祖宗牌位,焚香禱告送入祠堂,決定以後認這個人當祖先了。

這個故紙堆裡翻出來的名字,叫袁術。

袁術

為了證明袁世凱是袁術的後人,磚家羅惇曧(名字真難寫)還煞有介事地寫了題冊,說是:「袁氏四世三公,振興關中,奄有河北,南移海隅,止於三水、東莞,清代北轉項城。今日正位燕京,食舊德也。名德之後必有達人。」

袁世凱很高興,在他的御用報紙《亞細亞日報》裡大肆宣傳他是袁崇煥和袁術、袁紹的後人。

歷史上的巧合,有時候來得猝不及防。袁世凱認了這幾個結局慘兮兮的先人當祖宗,也就步上了他們的後塵。

當年袁崇煥死的時候,有傳言「今日殺袁者清,他日亡清者必袁。」果不其然。(其實估計這句話是袁世凱後來造出來的。)

而另外一個「遠祖」袁術,和袁世凱生平的巧合則更多了,歷史的相似簡直到了驚人的地步:

1、首先當然是他們都姓袁咯,不然袁世凱也沒法認他當祖宗嘛。

2、這兩人是老鄉,都是河南人,而且似乎都是河南周口人,都出身於一個連續歷代擔任前朝要職的大家族。袁術出身東漢四世三公的汝南袁氏,是司空袁逢的嫡次子,袁世凱同樣出身河南望族,叔祖袁甲三官至漕運總督,父親袁寶中是地主豪紳,捐了同知官位。

3、都身處數百年未有的亂世局面,袁術處漢末三國之亂世,袁世凱於清末民國之變局,歷史將他們推到了時代的風口浪尖。

4、他們都因討伐亂臣賊子而得權,成為大軍閥。袁術討伐董卓,割據淮南;袁世凱小站練兵,創立新軍。

5、他們都當過皇帝,不過都是偽皇帝,也就是自己封的,強行找個江湖術士說他有當皇帝的命,強行搞個玉璽就登基了。所不同的是,袁術的玉璽是真傢伙,袁世凱的玉璽是自己做的,而且還一口氣做了六個。

6、如果省略各種複雜原因和過程,他們都是因為姓孫的人才當上皇帝的,卻也因稱帝而決裂。袁術因孫策獻璽而稱帝,袁世凱因孫中山讓位而稱帝。

袁世凱

7、袁術的「仲家王朝」和袁世凱的「中華帝國」最終都成了歷史鬧劇,受到各方勢力群起攻之,仲家王朝僅僅兩年便亡,袁世凱則只做了83天皇帝,一個吐血而亡,一個憂憤成疾。

8、最富戲劇性的一點!他們倆手下都有一員大將名叫張勳!歷史就是這麼巧合!民國的那個張勳我們比較熟悉,他在1915年擁袁世凱稱帝,被封為一等公爵,一生效忠帝制,後來還策劃過辮子軍復辟的醜劇;東漢末的那個張勳是袁術手下得力幹將,稱帝后封為大將軍,袁術死後被劉勳收擄。

清末張勳

兩個人隔了一千六百年,卻有著如此相似的履歷,最終亡於同一個原因,悲乎!

他姓袁,河南周口人,出身於豪紳望族。他是兩朝交替時期的一個著名割據勢力,他在那個持續了數百年的統一王朝和一段長達數十年的歷史上有名的割據時代之交,因為一些特殊的機遇自立為帝,卻只堅持了很短時間就被趕下了台,然後很快便鬱鬱而終。他還有一個對自己忠心耿耿的部下叫張勳。他因為一個姓孫的人而獲得了權力,卻也因稱帝而決裂。他是袁術,他也是袁世凱。

袁術影視形象

整個人類歷史就是一場循環往復的大遊戲,千百年來,人性從未改變,相似的貪慾與權欲下,人們總是重複地做著相同的事情。巧合?必然?還是冥冥之中必有天意?

據說,歷史是一場輪迴,它總是一次又一次地重複,身陷其中的人,永遠走不出權力的怪圈‧‧‧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