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得到風水寶地,他連官員的瓷也敢碰,最後卻被風水師騙了

新野縣城內,一條筆直的南北大街,中間多了個慢緊彎兒,形似木梳背兒,人們就把這裡叫做「木梳背兒」街。當年,木梳背兒的北頭兒,老城南門外,有一奇景,叫「一百二十四眼井」。這一景有個來歷。很久以前,木梳背兒這段街道並不彎,只是這裡住著個彎腰弓背的老秀才受了幾十年的寒窗苦,六十多歲了,還沒撈到一官半職。

他一輩子不得志,很不甘心。這天,他和一個風水先生閒談,說起了自己的心事。那風水先生是個江湖客,全憑一張利嘴吃遍天下。他摸透了老秀才的心思,隨口說道:「老兄,只要占了好風水,何愁紫袍不加身?」老秀才一聽著了迷,忙把風水先生請至家裡招待,給了很多錢,懇求他費心為自己找一塊風水寶地。

風水先生東瞅瞅,西望望,指著一處驚喜地對老秀才說:「恭喜老兄,找到龍脈了! 新野是龜(貴)地,所以三國時出了個小龍羔子阿斗。這條土龜,城池圓圓似背,南r門外街道為首,這地方貴不可言哪。俗話說『獨占鰲頭』,要是把祖墳埋在南城門外街正中,後人就能出一斗二升芝麻的官!」老秀才一聽喜瘋了! 恨不得馬上就把祖墳遷過來。可轉念一想,不好辦哪!

...

這裡是出入具城的要道, 縣官能允許當街斷路?
昨辦哩?他想來想去,把心一橫,排上這條老命不要,也要給兒孫後代爭來功名!他把幾個兒子叫來,對著他們耳朵嘀咕了一陣。第二天,老秀才聽說縣太爺要到南鄉察訪,就早早來到南城外等候,等著轎子過來了,行人趕快往兩邊躲避。老秀才卻趁人不注意沖了上去,一頭撞到轎子上,只聽「撲通」一聲,轎過人亡。

縣大爺下轎一看,不覺倒吸一口涼氣!
這時候,老秀才的幾個兒子趕來了,拉住縣太爺又哭又鬧。過去是死有理呀,縣太爺不住地說好話,願意出錢厚葬死者額。老秀才兒子們不要他花錢,只要求哪兒死哪兒埋。縣太爺心想,反正自己不花錢,就叫他埋到當街吧。兒子們怕夜長夢多,麻利地抬來已備好的棺木,一面裝驗屍首,一面破土打坑,三下五去二就安葬完了。
就這樣,一座丈把高的墳墓把街心堵死了。

縣太爺錯打錯處來,傳令把這段街道繞過墳墓彎到兩邊去,沿街房屋立即搬遷。就這樣,筆直的南北大街就在這裡彎成了個木梳背兒樣。事後,縣太爺越想越覺得老秀才死得蹊蹺,就派人暗中察訪,很快探出了內情。他是湖北人,特別迷信風水,心想: 壞了! 風水寶地讓那個老泥鰍鑽空子占去了,他那幾個兒子眼看就要成龍變虎了!
他們以後成事了,會不會向我討還血債哩? 他越想越怕,憂慮成疾,告老回鄉養病去了。

...

縣太爺的心事早叫那個風水先生摸透了。前邊那股風就是他故意透出去的。他看時機已到,馬上趕到縣太爺的家裡,說是能治好他的心病。縣太爺忙向他請教。風水先生說,他會看風水,還會破風水,只要大人肯出錢,他就把破法獻出來。這位老爺做官多年,有的是錢,就給了他二十多兩銀子。風水先生獻計說,只要派人繞著那座墳打一百二十四眼井,就把龍脈給挖斷了。

再從每眼並里取出一些土,填到自己的老墳上,那地氣就跟著移過來了。縣令得了破法,那病就減了幾分。趕快湊齊三千兩銀子,讓大管家帶著,去新野依法兒打井。管家到了新野,先花錢買到了那座墳周圍的地皮,接著就僱人打好了第一眼井。這時,那位風水先生又偷偷找到老秀才的兒子們透了信兒,讓他們趕快生法子阻止打井,保住風脈地氣。弟兄們立刻帶上一幫打手,到工地上搗亂。

...

強龍不壓地頭蛇呀,井眼看打不成了。管家正在發愁,風水先生偷偷趕來說,自已有辦法幫他他渡過難關,還能共同發財。管家已入絕境,只好聽他擺布。二人訂了合同,由風水先生當工頭,事成後餘下的銀子二人平分。風水先生讓工人在打好的那口井上,蓋上一塊青石板,又在青石板上掏四個窟窿,這把一眼井變成了四眼井。接著又叫工人在井邊種上一棵柏樹,在樹下又擺上兩塊石頭。

就這樣,略施小計,那座墳丘旁邊就出現了一柏二石四眼井。這「柏」和「百」、「石」和「十」同音,縣太爺咋能聽出毛病哩? 他重重地賞賜了那位管家,把管家帶回的土填到老祖墳上,這才安心。就這樣,那個風水先生像個巧嘴八哥,哄死了老秀才,騙苦了縣太爺,空手而來,滿載而去。而受騙的兩家還一直蒙在鼓裡,都對他感謝不盡哩。

老秀才的後代誰也沒有當上官,慢慢地就把那座寶貝墳事不當一回事,那墳疙瘩就被人們踩平了。那棵柏樹後來也枯死了,兩塊石頭也不知被誰撒走了。不過,那口四眼井一直保留到現在。

(圖片來自網絡,侵權請聯繫刪除)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