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另類臉譜:清廷最後一位疆臣,大清早亡了,仍然在率兵作戰

民國元年的冬天,此時的宣統皇帝早已在隆裕太后的懿旨下宣佈遜位,大清是真的亡了。然而一位年過半百的老人卻在這嚴冬裡穿越北疆的荒漠戈壁,行程達一百二十餘天,在迷路時只能靠伏在地上分辨馬糞來辨識道路,一心只為北上庫倫,請求援助,匡扶大清。而他的對手孫文此時功成名就,身兼鐵路督辦之職,醉心於大好河山,在觀賞錢塘江大潮時,留下了一句題詞:「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這位老人就是題詞中的逆流之人,清末九位封疆大吏之一,時任陝甘總督的升允。

在清末疆臣中,升允屬於為數不多的治世之才,行事也比較特別。慈禧七十大壽之時,滿朝文武無不積極諂媚,慶親王奕劻更是暗示各省準備獻禮祝壽,文武大臣都慷慨解囊,只有升允一毛不拔,不僅不掏錢,還上書請求停止這種勞民傷財的行為。而升允治下的陝甘兩省,是清末最保守、最穩定的的地區,但是武昌起義之後的「陝西舉義」,對清廷的影響卻頗為強烈。作為屏護中原的要地,首府西安駐紮了四千餘人的八旗軍。

歷史的另類臉譜:清廷最後一位疆臣,大清早亡了,仍然在率兵作戰

經過一天的血戰,舉義的新軍攻入城內,旗兵主將文瑞率部進行巷戰,三千餘人戰死,仍然負隅頑抗,大勢已去的文瑞投井自盡,餘部一千餘人進行反攻,悉數被殲滅。但是打下西安的新軍卻立即陷入同室操戈的局面,一時間竟然選出了糧餉、兵馬、軍令等六個都督,都認為自己勞苦功高,而得到風聲的升允連忙逃回甘肅厲兵秣馬。是年的除夕夜,升允親率二十營的甘軍出征陝西,措手不及的陝西新軍在當天就丟掉了禮泉。

歷史的另類臉譜:清廷最後一位疆臣,大清早亡了,仍然在率兵作戰

坐鎮西安的新軍參謀雷恆炎以為是升允不知道易幟的消息,自告奮勇地前往通知,在甘軍營中面見升允,還未來得及開口,就聽見升允一聲令下的「斬」字。其後升允率領甘軍勢如破竹,連下二十餘城,惡戰一直持續到元宵節,袁世凱麾下的北洋軍精銳緊急馳援陝西,而甘軍上下也都知道了宣統遜位的大勢已去,升允變成了山窮水盡的孑然孤臣,此時陝西新軍請來兩位士林儒生前來勸降,升允環顧四周,映入眼簾的是衣衫襤褸、彈盡援絕的甘軍將士。

歷史的另類臉譜:清廷最後一位疆臣,大清早亡了,仍然在率兵作戰

最後在殘軍戍廢壘,瘦馬臥空壕的的淒婉中,升允痛哭流涕,一邊哭一邊痛罵袁項城欺君犯上:「我已無君可事,唯有一死以報聖恩。」站在民國初年的時代潮頭,升允作為清廷最後一位疆臣,在重兵圍剿下率軍退回甘肅,為了能在西安城內安置兩宮,電請袁世凱請授陝西都督卻果斷被拒,其後是為清朝復辟的四處奔波。十九年後,這個在慈禧大壽時一毛不拔的孤臣,這個在庚子大亂中為慈禧做馬伕的孤臣,永遠的告別了他的皇權與國祚。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