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詭異的三道思想難題,其中一道塑造了諸多科幻大片!

如果說人類的皮囊只是一個載體,那麼由我們大腦產生的思想才是人類的靈魂,無論你是哪種工作,只要我們尚在人世,那麼,思想就會主宰一切。在心理學的定義中,腦是我們一切心理現象發生的器官,所以,與其說是“心”出了問題,不如說是我們認知才是一切問題的根源。在歷史上,有這樣三個著名而詭異的思想實驗難題,它們不僅僅只是思想家、科學家研究的命題,在一定程度上,它們也是人類文化的源泉。

史上最詭異的三道思想難題,其中一道塑造了諸多科幻大片!


中文房間

這個思想實驗很有意思,但是也有很多人認為這個實驗完全和設想是兩種概念。

美國哲學家約翰.賽爾提出了這個思想實驗,在這個虛擬的實驗過程中,一個完全不會說英語的人被關在一個只有小窗口的封閉房間內,他有一本具有中文翻譯功能的書,並且,房間內還提供了紙筆;在這之後,會有人不斷地從小窗口外遞進寫有中文的紙條,而這個實驗對象需要利用這些工具來進行回复,但無法用語言來交流。約翰.賽爾認為通過這個實驗,房間以外的人會認為房間內的人是具備流利中文水平的。

所以,這位哲學家認為,無論是多麼高級的電腦還是人工智能其實都不可能具備真正的人腦認知的功能,他認為芯片的處理過程和實驗中的一樣,只是單純地接收了信息並利用工具進行了加工處理,最後給出的答案只是虛擬的智能化印象。實際上,也有心理學家認為,如果有一天人工智能足夠發達,似乎是讓機器具備了人類的心理過程,但實際上,這種處理結果很可能只是模塊化的,對人類會產生毀滅性的結果。

同時,我個人認為,大腦雖然可以起到接收和處理的作用,但是有如超我掌握著道德層面的我們一般,人類也有可能只是一種機器而已,我們認為的一切也都只是內控化模式帶來的最終結果而已。否則,人類應該具備更高的個性化水平。

史上最詭異的三道思想難題,其中一道塑造了諸多科幻大片!

特修斯之船

這是一個十分古老的思想實驗。如果一艘船能夠航行數百年,那麼,它便需要不斷地更換和維修零件才能得以繼續前行,如果有一天,這艘船的零件全部都由新的零件代替了,那麼,它還是原來的那艘船嗎?雖然名字沒有變,但是從物體本身來看,它已經全部被替換了。再次做一個思想延展,如果將以前的老部件維修之後再建一個船,那麼,到底哪一艘才能算的上是真正的特修斯之船呢?

這個問題看似是一個十分無聊的問題,對嗎?實質上,它引發了人們去強迫思考身份只是局限於可觀層次的這一現象。但是,如果將這種思想延展到我們的生活之中,甚至我們自身,隨著我們的長大,我們從一個孩子逐漸長大成人,再變老,不僅僅是身體發生了完全的變化,甚至是我們的心理特質也發生了改變,那麼,我們還是我們嗎?所以,心理學家認為,人類之所以會對自身產生迷茫,其實也是一種表面變化和潛意識心理產生衝突的一種結果。

史上最詭異的三道思想難題,其中一道塑造了諸多科幻大片!

缸中的大腦

這道思想實驗並不是現實發生的,而是需要通過我們的現象去塑造,同時,很多科幻大片的靈感源泉也來源於此。

我們先來思考一個內容:一個科學家將你的大腦取出並進行可持續生命的保存,同時,將你的大腦連接到一台可以產生圖像、感官信號的電腦上;我們都知道,大腦是我們接收和處理信息的一切來源,失去大腦,就相當於一具沒有用處的軀殼。那麼,當我們的大腦和電腦連接時,就意味著電腦可以操控和模擬我們日常生活的一切,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們又該如何來證明這個世界是真實存在,人類是具有自由思維而非程序模擬的呢?

也許這樣說很難理解,但是在一些科幻大片,例如:《黑客帝國》中,當尼歐吃下藥丸後,他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認為最真實的生活其實只是電腦的模擬,除了黑客帝國,很多科幻片導演都是這道思想難題的忠實思考者。那麼,你是否也會有這樣的一種感覺,就像是自己的生活、境遇都是已經設定好的,就像是命運的說法,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自己以為的發展去努力過好生活,然後極力地突破我們所謂的命運。

史上最詭異的三道思想難題,其中一道塑造了諸多科幻大片!

這三個題目也許看起來並不如我們想像般深刻,但是仔細思考,我們將具備更有廣度的思維能力。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