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癌症全身轉移竟奇蹟康復 曾欲捐器官

東北女孩王威已做好捐獻器官的準備 一台免費的愛心手術讓她獲得新生

王威,1987年出生的黑龍江伊春女孩,8歲時被查出患有甲狀腺癌晚期,16歲癌細胞轉移到全身。在20歲生命將走到盡頭時,她寫信給星光大道,打算死後捐獻器官。她的事感動了很多人,大家紛紛為她捐款,北京煤炭總醫院給她免費做了手術。她奇蹟般地康復了,醫院支持她上了衛校。今年,25歲的她成為煤炭總醫院的一名護士。她以自己的經歷告訴別人,癌症是可以戰勝的。

昨天,出現在記者面前的王威笑容燦爛。她說,脖子上那道手術留下來的長長的疤,是一段歲月的紀念。重生以後,在護士崗位上她盡心盡力,「我因為愛活下來,現在我要把這份愛傳遞下去。」

病發:一邊輸化療液一邊看書

我不能把時間浪費在睡覺上,想多看看這個世界,聽聽鳥叫,看著陽光照在樹上影子斑駁的樣子,覺得一切都挺美的。

記者:你什麼時候知道自己得的是癌症?

王威:8歲時,父母一直把藥的包裝紙撕掉。媽媽常常探我的鼻息,看看這孩子還有沒有氣。十一二歲的時候,因為脖子上的包又長起來了,自己開始懂事,也有些猜測。當時我與父母有一段很隨意的對話,我問父母是怎麼回事,爸爸很「輕鬆」地說,醫生說你這是癌,但是沒什麼大不了,你看你現在不是也正常上學嘛。

記者:病痛是否影響了你的學業?

王威:我覺得生病讓父母很操心,其他的事情一定要做好,讓父母放心,所以我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在市重點高中,我是班裡的前三名。我特別喜歡學習。16歲時,做化療後我頭髮、眉毛、睫毛全掉光,整個人被激素吹起來,我還堅持上了兩個月學。即使輸化療液時,我還是在看書。我不想承認我不能上學了,不想面對這件事,覺得也許有一天會重返校園。

記者:是什麼讓你一直這樣陽光?

王威:我想給別人帶去快樂,遠的不說,至少讓身邊的人覺得開心一點,因為有我在。我總是覺得不能把時間浪費在睡覺上,想多看看這個世界,聽聽鳥叫,看著陽光照在樹上影子斑駁的樣子,覺得一切都挺美的。

病重:決定捐獻器官幫助別人

我決定捐獻器官,如果一個人因為我能夠重獲光明,對他及他的家庭是多麼重要。

記者:你病重的時候是什麼情況?

王威:16歲時,每頓飯都會吐,每天幾乎都會吐血,小時候也吐過血,但沒有這麼頻繁,那時候因為小還覺得特好玩,覺得好像武俠片裡描述的「內傷」。

在父母、姐姐面前我都不哭,夜裡蒙著被子哭。我當時知道癌症就是死,與其愁眉苦臉面對家人,不如開心一點。我吐血、吐飯幾個月,也瞞不過了,才讓家人知道。

記者:是否想過輕生?

王威:我生病以後,緊接著父母雙雙下崗,父親不得不去撿垃圾為生。從來沒有種過地的父母承包了一點地種水稻,恰逢1998年洪水,全賠了進去。我也想過別拖累這個家,沒有我父母會過得輕鬆很多。我的家人從來沒有放棄過我,他們並不堅強,但是他們很頑強。可能我也挺頑強的,醫生一直在說你什麼時候就該走了,但我還活著。

記者:你是如何想到要寫信給星光大道的?

王威:2008年春節吃年夜飯時,我又吐血了。這麼多年下來,我對自己的病情,從逃避到接受。我覺得應該趁還沒有離開人世,做點有意義的事。我決定捐獻器官,如果一個人因為我能夠重獲光明,對他及他的家庭是多麼重要。我的器官如果在別人身上還活著,也許我爸媽覺得閨女還在。當時我跟父母商量,我媽聽完眼淚汪汪的。但我們很快達成一致,我給星光大道寫了一封信,我說希望離開時也能幫助到別人。另外還有一個心願,因為在病床上愛看星光大道,也想去唱一首歌,在這個舞台留一個印象,如果以後爹媽想我了,還有一個念想。

轉折:愛心手術改變了命運

手術做了整整6個半小時,很成功。前幾天我抽血體檢,醫生告訴我可以結婚生孩子了。

記者:2008年對你是一個轉折,有沒有想過寫信給星光大道以後,大家會捐款給你治療?

王威:2003年化療就是在北京做的,當時也存一絲希望,要是誤診就好了,因為都活過這麼多年了,結果一檢查是晚期。寫這封信時,我並沒有想過求助,因為我們已經盡了所能,多方求醫,都沒有治療的辦法。我姨媽拿著我的片子到當地最好的醫院找醫生看,醫生說,這個人現在還活著嗎?那真是奇蹟。這是一封告別的信,我沒有想到,為別人做點事的想法能夠改變我自己的命運。

記者:手術前醫生預估成功率有多大?

王威:煤炭總醫院動用最好的團隊給我做手術,當時醫生說預估成功率有百分之八十多,但他們對平時的手術心裡的把握要達到百分之九十九。畢竟難度很大,我之前做過兩次手術,氣管被腫塊擠壓變形,神經、血管、腫塊都隨著我的成長一起長,盤根錯節。手術前,我媽媽握著醫生的手說,你們儘管去做,我們相信你們,還從來沒有一個醫生願意試試的。肯試就好,就有希望。最後手術做了整整6個半小時,很成功。這幾年,我又經過幾次碘131放射治療,前幾天我抽血體檢,醫生告訴我可以結婚生孩子了。

記者:這些對你意味著什麼?

王威:就像一個犯人從監獄裡被放出來了,原來一直被約束著,結婚生孩子這些事情都是我可望不可及的東西。當然,對我來說人生已經有很多神奇的事,也許以後會有更多神奇的事。

重生:「VV笑」面對人生

我原來是沒有未來的人,活一天算一天,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還會成為護士。我因為愛活下來,現在我要把這份愛傳遞下去。

記者:穿上護士服那一刻你心裡是怎麼想的?

王威:我原來是沒有未來的人,活一天算一天,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還會成為護士。我的一切都重新開始,身體和心靈都獲得新生。我把護士服保護得很好,上面還寫了我的名字(王威),威字我用了勝利的「V」代替,我的網名「VV笑」即取「微微笑」的意思。

對我來說,護士不僅是一份職業,更是生命的一部分。自己原來也是病人,會更用心去做好這份工作。我照顧病人的時候,不會嫌他們煩、髒、脾氣大,因為我知道這個病會把人折磨成什麼樣。我還挺喜歡跟患者聊天的,儘可能給他們安慰。我因為愛活下來,現在我要把這份愛傳遞下去。

記者:重生之後你最想對其他癌症患者說什麼?

王威:我想告訴更多人,癌症患者痊癒的希望還是很大的,家人一定要不離不棄,自己也不要放棄。其實,放棄很簡單,堅持很難。死很簡單,活下去很難。大家都有一種心理,想繞過前面的石頭,但是如果只有這條路,總是不能放棄。我覺得有時候人不是病死的,而是被難死了。努力了不一定成功,但是不努力肯定失敗。這些年,我的父母沒有放棄我,特別感謝他們。

記者:下一步有什麼打算?

王威:踏踏實實把護士工作做好,開始新的生活。我原來的方向是怎樣過好剩下的每一天,忽然間變成怎樣過好剩下的許多天。其實也有點不適應。短期的計畫和長期的計畫有很大區別,很多東西可以從頭再來。我還要兌現當初的承諾,目前我已經與同仁醫院簽了眼球捐獻協議,下一步還有其他器官捐獻協議要去簽。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