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混血奇僧:花錢找美女卻只是枯坐,34歲離世留下8個字

在清末民初的歷史上,有一位特立獨行的奇才子,他的名字叫蘇曼殊。

他才華出眾,有許多標籤:作家、詩人、翻譯家、「畫僧」、「情僧」、「糖僧」……

他的小說《斷鴻零雁記》文辭婉麗,情節曲折,是「鴛鴦蝴蝶派」的代表作。

中日混血奇僧:花錢找美女卻只是枯坐,34歲離世留下8個字

蘇曼殊

他的詩清新別緻,幽怨悱惻,自成一家,無題詩就創作了幾百首,他因此被稱為「詩僧」。

他精通日、英、法、梵文等語言,曾翻譯過《悲慘世界》、《拜倫詩選》。

除此之外,他還長於書法,擅於繪畫,可謂是多才多藝的風流名仕。

讓人刮目相看的是,這位34歲早逝的才子,還曾參與反清革命,與陳獨秀並肩戰鬥。

中日混血奇僧:花錢找美女卻只是枯坐,34歲離世留下8個字

蘇曼殊像

他身世淒慘:中國商人與日本女人的私生子,母親在他3個月大時棄他而去。

他天生吃貨:一天要吃30包糖,一頓能吃50個肉包子,為買蜜棗拔下金牙。

他「情根」難除:雖多次出家,卻亦僧亦俗,以情求道,整日出入煙花場所。

他多才多藝:精通英、日、法、梵等文字,詩、畫、小說自成一格,讓人耳目一新……

這位傳奇的才子,就是蘇曼殊。他雖然行為乖戾,放蕩不羈,卻在34年的短暫人生中,活出了清清白白的真性情。

中日混血奇才子:因為「心裡苦」,一天吃30包糖,34歲英年早逝

近代作家、詩人、翻譯家蘇曼殊

1884年的一天,日本橫濱一個男嬰呱呱墜地。

對一個新生命來說,人生總是充滿了希望。而對這個嬰兒來說,等待他的卻是無盡的悲苦。

他的父親蘇傑生,來自中國廣東,是一位洋行的買辦,因常年在日本工作,便納日本女子河合仙為妾。

然而,男嬰卻並非河合仙所生,而是她妹妹若子,與蘇傑生偷情的結果。

中日混血奇才子:因為「心裡苦」,一天吃30包糖,34歲英年早逝

這個身世複雜的男嬰,就是後來的蘇曼殊。那時,他的小名叫三郎。

三郎才3個月大時,若子就拋棄了他,河合仙成了他的養母。

河合仙溫柔善良,將三郎當成親生兒子,給了他一個美好的童年。

中日混血奇才子:因為「心裡苦」,一天吃30包糖,34歲英年早逝

幼年蘇曼殊與養母

然而,混血兒、私生子的身世,卻注定了他命運多舛,漂泊無依。

因為蘇家男丁稀少,蘇傑生便將這個兒子,帶回了廣東老家。那時,蘇曼殊才剛剛5歲,就含淚與養母分離。

雖然回到了「家」,蘇曼殊卻得不到疼愛。蘇傑生有一妻三妾,她們又各有子女。更因蘇曼殊的身份,她們將他視作異類,施以冷語和白眼。

而蘇傑生性格懦弱,對妻妾們言聽計從,導致對蘇曼殊的態度,也十分冷漠。

蘇曼殊在幼小的年紀,便體味到了人世蒼涼。

中日混血奇才子:因為「心裡苦」,一天吃30包糖,34歲英年早逝

少年蘇曼殊

幸好,蘇曼殊找到了一個「避難所」,那就是私塾。他天資聰穎,很快學會了讀書、寫字,在詩書的海洋裡,心靈得到了慰藉。

那時,他心裡唯一的溫暖,便是母親河合仙。

然而幾年後,他才得知河合仙並非生母,而生母早就不知所蹤,原來自己竟是個棄兒!他脆弱的心靈又多了一道血痕。

他因此得了一場大病,家人認為他無藥可救,竟將他拋棄在柴房裡。

所幸上天垂憐,蘇曼殊活了過來。

中日混血奇才子:因為「心裡苦」,一天吃30包糖,34歲英年早逝

蘇曼殊在廣東的故居

此後,他對這個家已無半點留戀。後來每當回憶童年,他都會潸然淚下。他曾對友人說:「家庭事雖不足為外人道,每一念及,傷心至極矣!」

在灰心絕望之際,他出家做了和尚。但那時他還是個十幾歲的孩子,不久就因為偷吃鴿肉,被逐出了廟門。

1898年,因為表哥要到日本留學,14歲的蘇曼殊便隨他回到了橫濱,在那裡的中學就讀。

他終於見到了思念的養母。然而,河合仙早和別人有了女兒,雖然她對蘇曼殊依然親切,他的內心卻仍有被拋棄的落寞。

中日混血奇才子:因為「心裡苦」,一天吃30包糖,34歲英年早逝

蘇曼殊的《白馬投荒圖》

在日本留學期間,蘇曼殊與陳獨秀成為好友,成為了一名革命黨人。

可表哥認為他不務正業,更怕他惹是生非,斷絕了他本就可憐的經濟來源。就這樣,蘇曼殊被迫回到中國。

他真的不想再回到那個「家」了。他偽造了一封遺書寄給父親,從此在蘇家「人間蒸發」。

一來到上海,蘇曼殊就加入了「華興會」,自告奮勇去香港革命。然而,黃興起義失敗,蘇曼殊萬念俱灰,開始像浮萍一樣漂泊。

這天,他來到惠州的一家書店,偶然翻開一本詩選,恰好讀到王維的那句:「一生幾許傷心事,不向空門何處銷?」

他心中為之一慟,直奔郊野的寺廟,再次剃度出家,希望遠遁紅塵。

中日混血奇才子:因為「心裡苦」,一天吃30包糖,34歲英年早逝

山河破碎,身世浮沉。即使在廟門中,蘇曼殊仍無法徹底釋懷。

其實,他一生都在填補內心的空洞。然而,從幼年起就受到傷害,哪怕是靈丹妙藥,對他也毫無療效。

此後,他幾度出入佛門和紅塵之間,萍蹤浪跡於中國與日本各處,激情來了便投身革命,才情來了便揮灑筆墨,厭倦塵世便回歸空門,寂寞孤苦便涉足花柳巷,找妓女喝酒聊天……

而其中一種填補內心空洞的做法,簡單而直白,那就是——吃。

食物填飽肚子的短暫時刻,他才會感到一種縹緲的幸福。

因此,他成了一個吃貨,一個暴食者。

他尤其喜歡吃糖,稱自己為「糖僧」。

他曾翻譯《茶花女》,女主角與他同病相憐。因為茶花女喜歡吃摩爾登糖,他便也愛上了這種糖,甚至一天能吃掉三十包。

中日混血奇才子:因為「心裡苦」,一天吃30包糖,34歲英年早逝

一次,蘇曼殊沒錢買糖,恰好友人來看望,他在對方兜裡發現三塊錢,便趕緊掏出上街買糖吃。

一分錢也沒有時,他甚至會收集糖罐賣破爛,用賺得的錢買上幾塊糖。

有一天,他囊中羞澀,無錢買蜜棗,乾脆拔掉金牙去賣,買回一大堆糖果,換來短暫的滿足。

小說家包天笑,一語道破了蘇曼殊嗜甜的秘密:「松糖橘餅又玫瑰,甜蜜香酥笑口開;想是大師心裡苦,要從苦處得甘來。」

中日混血奇才子:因為「心裡苦」,一天吃30包糖,34歲英年早逝

除了甜食,蘇曼殊還愛吃牛肉、芋頭餅、肉包子等。凡是能填飽肚子的,他都能狼吞虎嚥。

他曾和友人打賭,說自己能吃60個肉包子,友人不信。當他吃到50個時,友人怕他撐壞,忙勸他不要再吃了,他卻執拗地非要吃,差點兒和朋友打起來。

中日混血奇才子:因為「心裡苦」,一天吃30包糖,34歲英年早逝

因為暴飲暴食,他的身體吃了不少苦。

他喜歡喝冰水,簡直是「牛飲」。章太炎曾回憶,蘇曼殊有一天連喝了五六斤冰水,到了晚上臥床不起。

大家嚇壞了,以為他死了,可一看仍在呼吸。第二天稍一恢復,他照樣大喝特喝。

他對自己的身體,往往不以為然。一個叫易白沙的友人請他吃飯,他狂風驟雨般橫掃一空,拍著自己鼓鼓的肚子說:「不行,吃多了!明日須病,後日亦病。三日後當再來打擾。」

醫生總是勸他節食,他卻全當耳邊風,曾記錄道:「……食生薑炒雞三大碟,蝦仁面一小碗,蘋果五個。明日肚子洞洩否,一任天命耳。」

自己的壽命,他完全交給上天。而口腹之慾,他死也不會戒掉。

這種毫無節制的生活,讓他患有多種疾病:肝病、腸病、腦疾、痢疾、咯血……

1918年春,蘇曼殊病重入院。醫生嚴厲告誡他,不准再吃甜食。

趁醫生不注意的時候,他竟撐著病體偷跑出去,塞了一肚子八寶飯、冰淇淋、年糕等才溜回來。

中日混血奇才子:因為「心裡苦」,一天吃30包糖,34歲英年早逝

蘇曼殊塑像

不久,他腸胃病加劇不治而亡,結束了34歲年輕的生命。友人在他枕頭下,發現一張張糖紙,如落葉飄零……

其實,他到死都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就像學者止庵評價的那樣:「他就是一個才華橫溢情感豐沛而又一直保持著一顆赤子之心,肆意揮灑自己才情與感情的少年人。」

懂得他的陳獨秀說:「像曼殊這樣清白的人,真是不可多得的了。」

中日混血奇才子:因為「心裡苦」,一天吃30包糖,34歲英年早逝

他出生於日本,是父親與一日本女子的私生子,生母在他3個月大時便將他拋棄。他5歲時隨父回到中國,被迫與親愛的養母分離,後來遭到父親正室的虐待,年少出家自此漂泊一生。

他如同斷翼而孤單的鴻雁,在蒼茫的天地間飄零。

他幾度出入佛門和紅塵之間,萍蹤浪跡於中國與日本各處,始終沒有找到一個落腳之地,最終死亡成了他安然的歸宿……

如此一位讓人嗟嘆、令人惋惜的才子,內心世界究竟有何秘密?我們可以用三個「密碼」來瞭解。

 

第一個密碼是「清白」。

陳獨秀曾評價:「像曼殊這樣清白的人,真是不可多得的了。」

許多人會有疑問,這位「身世飄零,佯狂玩世,嗜酒暴食」,甚至剃度後仍出入煙花巷的男子,如何當得起「清白」二字呢?

其實,這正是曼殊的清白之處。他始終保持孩童般的純真之心,不願沾染世俗的虛偽做作,因此對自己的情感毫不掩飾,進而有很深的精神潔癖。

中日混血奇僧:花錢找美女卻只是枯坐,34歲離世留下8個字

蘇曼殊的書法作品

蘇曼殊的書畫很風雅,經常有人以重金求之。然而他總是隨性而為:看著順眼的,人家給幾包糖就畫;看著不順眼的,給多少錢也不為所動。

即使手裡有了錢,他也是揮金如土,請朋友喝酒吃飯,從不吝惜。因此,沒錢是他的常態。

一次他生病住院,正是最為窮困時。等他病癒的時候,因衣服都已當掉,他竟無法出院,只能赤條條地躺在被子裡。

友人給了他一些錢來救急,他竟將錢花光買了喜歡的德國玩具。

過了幾天,另一個朋友來看他,也很喜歡這款玩具,蘇曼殊二話不說,就把玩具送給了他,繼續赤裸地窩在病床上……

對喜歡的東西,對親密的朋友,他就是這樣簡單、直接、真誠。

中日混血奇僧:花錢找美女卻只是枯坐,34歲離世留下8個字

蘇曼殊

而對曾傷害他的東西,他的內心又是如此牴觸。

他的童年在日本度過,回到中國後還曾到日本留學,日語自然說得很流利。然而,因為拋棄他的生母是日本人,他竟恥於說哪怕一句日語。

據說在日本居住時,他十分不願說日語,甚至不惜花錢請翻譯,就連生重病都不願去就醫。友人到他家中看望,才拉著他去了醫院。

日本醫生詢問病情,曼殊居然一言不發,友人只好代他陳訴症狀。

友人還沒與醫生溝通完,曼殊就倏忽不見蹤影。友人尋到曼殊的家,發現他已經回來了,便生氣地責怪了他。

曼殊則反駁說:「你說的症狀不對,生病了哪能亂吃藥呢?」友人哭笑不得地說:「那你自己跟醫生說不就行了?」曼殊卻回答:「你忘了我不說日本話了嗎?」

中日混血奇僧:花錢找美女卻只是枯坐,34歲離世留下8個字

蘇曼殊的《白馬投荒圖》

第二個密碼是「孤獨」。

曼殊始終是孤獨的,這源於他不幸的童年。雖然養母給了他足夠的愛,可那僅是短暫的5年,之後他便嘗盡人情的冷漠,成了一個靈魂無所皈依的浪子。

他喜歡結交朋友,但他的佯狂玩世,讓許多人無法理解。就連魯迅也認為他怪:「我的朋友中有一個古怪的人,一有了錢就喝酒用光,沒有了錢就到寺裡老老實實過活。」

沒有人能真正瞭解曼殊,因為世間沒有人像他那樣,有著如此獨特的命運:童年幸福與不幸的兩級分化,混血兒、私生子的複雜身世。

中日混血奇僧:花錢找美女卻只是枯坐,34歲離世留下8個字

蘇曼殊與養母

他不是聖人,無法排解內心的孤獨,無法達到與自我的和解。他只能以表面的繁華,去掩飾內心的落寞。

因此,他喜歡呼朋喚友,甚至暴飲暴食。

他經常出入煙花場所,卻經常枯坐其中,不與妓女接觸。有妓女無意碰到他的衣服,他竟脫下衣服倉皇逃跑。

一次他在街上徘徊,偶遇一個美國女子。這位女子身材肥胖,目測超過二百公斤。曼殊竟主動搭訕:「想找對象嗎?恐怕很難找到一個與你體重相當的男人吧!」

女子回答:「所以得找個瘦些的男朋友。」

曼殊竟順勢回應:「我瘦,做你對象怎麼樣?」女子哭笑不得,當他是瘋子,趕緊溜走。

中日混血奇僧:花錢找美女卻只是枯坐,34歲離世留下8個字

這看起來,像是一個無厘頭的玩笑。然而,如果有人真的能懂得他的寂寞,哪怕是個幾百斤的胖子又有何妨!

天地之大,曼殊卻難以找到一個相似的靈魂。在無數個夜晚,他都曾孤星伴月,在西湖邊徘徊直到天明。

契闊死生君莫問,行雲流水一孤僧。

無端狂笑無端哭,縱有歡腸已似冰。

——蘇曼殊

第三個密碼是「多情」。

曼殊是一個多情的人,雖然他數度出家,卻情根難除。有人問他:「披剃以來,為什麼還多憂生之嘆?」曼殊答道:「今雖出家,以情求道,是以憂。」

南懷瑾則說他「行跡放浪於形骸之外,意志沉湎於情慾之間」,「實際並非真正的出家人」。

或許是源於父母血液中的多情因子,曼殊天生就是個浪漫多情的男子。

在日本留學期間,他與16歲的菊子有了一段熱戀,卻因家人反對二人被迫分手,之後傳來菊子蹈海自殺的噩耗。

曼殊一時間傷心欲絕,回國後便遁入空門。

中日混血奇僧:花錢找美女卻只是枯坐,34歲離世留下8個字

蘇曼殊出家照

這段刻骨銘心之戀,讓他對愛情的感受是那麼深,那麼痛。

他曾在《斷鴻零雁記》中講述了這段苦戀,那纏綿悱惻的情感,讓無數少男少女斷腸落淚。

之後有很長的時間,他不敢去觸碰愛情,而出家似乎是一種逃避。

曾有女子熱烈追求他,他則在詩中寫道:「還卿一缽無情淚,恨不相逢未剃時。」

還俗後,他依然可以用情很深。據說他曾交往過一位女琴師,然而因為種種原因,他們最終還是分手了。

在回國的輪船上,他與人講起此事,禁不住嚎啕大哭,將女子給他的信物,丟到了東海的波濤裡。

中日混血奇僧:花錢找美女卻只是枯坐,34歲離世留下8個字

蘇曼殊小說《斷鴻零雁記》

他對喜歡的女子,表現得像個孩童般單純。有一次在路上,他看到一位歌妓踏上電車,就趕緊跑過去追,結果一不小心摔倒,跌斷了兩顆門牙。(後來,他鑲了兩顆金牙,沒錢的時候被他摘了當掉,買了好吃的。)

一次坐車時,鄰座是一位美麗的女郎。在談話中得知,女郎十三歲的妹妹因車禍身亡。曼殊不忍目睹美人垂淚,便當場作詩安慰:

人間花草太匆匆,春未殘時花已空。

自是神仙淪小謫,不必惆悵憶芳容。

……

中日混血奇僧:花錢找美女卻只是枯坐,34歲離世留下8個字

那麼單純,那麼多情的曼殊,在他所說的「五濁惡世」,早已遍體鱗傷。他哭過,笑過,愛過,也曾被愛。這樣的人生短一些又何妨。

1918年5月2日,這只無所棲息的孤雁,終於飛向了永恆的世界。

年僅34歲的蘇曼殊因病離世,留下了八個字:「一切有情,都無罣礙。」

這個世界曾深深傷害了他,最終他卻仍以孩子的單純,輕輕地說了聲再見。

中日混血奇僧:花錢找美女卻只是枯坐,34歲離世留下8個字

西湖畔的蘇曼殊墓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