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票的「黃牛黨」一詞,來歷竟然和乞丐有關

「黃牛黨」就是俗稱的「票販子」。「票販子」在北京行話叫「拼縫兒的」,而上海人稱之為「黃牛黨」,近年來上海方言還稱「打樁模子」,還有更形象的比喻把這類人稱之為「票蟲兒」。

「黃牛」「黃牛黨」這詞語,是近現代在洋場產生的,具體時間難說,大抵是在清末。

所謂黃牛,在江南地區,牛就有三種,黃牛、水牛和奶牛。水牛主要用來耕作,在封建時代不能輕易宰殺,奶牛也是洋場產生之後有的,主要用來產奶。

只有黃牛,如果不是宰殺了吃肉的話,它才是使力做雜務的動物。江南地區向來不用驢、騾,更沒有沙漠地帶的駱駝,所以黃牛是使力的主力,譬如拉磨,拉車。

江湖幫會人士,有一部分人地位低下,他們憑恃自己的蠻力吃飯,怎麼吃呢?江南多河,河上多橋,為了水道通航,江南主水道的橋往往造得相當高峻,於是黃包車夫拉人過橋,就成為一件使人蹙眉的難事。

黃包車夫在上橋時,一不小心就會被「釣魚」,所謂釣魚,是黃包車行當的術語,後重前輕,車夫被雙腳騰空,狀似鉤絲上吊著的魚。而下橋時,黃包車又容易往前傾覆,把客人拋出車來。

因此,在上海外白渡橋和蘇州河上的高橋橋堍,就應運而生了一批靠幫助黃包車夫上橋下橋的人,他們在車子上橋時,就幫著俯身弓腰在後面推,在車子下橋時,就幫著帶住一把,然後向乘客乞求幾個銅板,以此為活。

這一類人,在當時的上海灘,就稱為黃牛,這一幫以此為生的人,就稱為黃牛黨。

這個稱呼使用的範圍相當狹窄,直到上世紀三十年代,這個稱呼還是專門指稱這一人群。1933年3月,蘇州《大光明》有《南新橋上黃牛多》一文,南新橋又稱南星橋,在蘇州以高峻著稱,同樣高峻的,還有胥門的萬年橋、杏秀橋,這些橋都被黃包車夫視為畏途,於是在1933年的春天,也開始有了一群黃牛,該文記者說,一時間黃牛竟比上海還來得多呢。

由此可見,黃牛之稱,有兩方面,一方面是出賣自己的氣力;一方面是專做推、拉等與黃牛相同的活,並以此謀取生活之資。

如今,黃牛這個稱呼已經拋棄了原先的定義,胡亂地擴展了開來,什麼車票黃牛、年貨黃牛、春運黃牛、外匯黑市黃牛……究其實,就是把過去投機倒把這個詞拋棄了,用黃牛這個詞來替代。現在的黃牛已經既不用自己的蠻力,也不用做推或拉的活兒,那麼他們還算什麼黃牛呢?

冤哉,黃牛和被稱為「黃牛」的人們。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