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歌聲》赴台控告鬧場台獨份子

台灣《中時電子報》1日晚間發表社論——《中國新歌聲來台提告樂觀其成》。文章談及,台大校園舉辦《中國新歌聲》選秀節目,卻遭“獨派”團體鬧場,主辦活動的大陸娛樂公司認為,演唱會純粹是娛樂性活動,也是台灣官方核准的活動,卻被污衊為“統戰”,現場遭到破壞,節目被迫中斷,演出人權益受到傷害。為此,他們將控告鬧場人士。

《中時》文章表示,“獨派”團體頻頻藉由各種理由,干擾兩岸交流的活動,我們認為,這家娛樂公司願意跨海提告有正面意義,不妨樂觀其成。因為無論是從“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觀點,或者從島外團體的角度,大陸公司在台灣的商業促銷活動,只要合乎島內規定,都應受到保護。大陸公司在台灣的權益受到侵害,無論是民事侵權損害賠償,或是刑事的告訴,都可在台享有平等的訴訟權利。

《中國新歌聲》赴台控告鬧場“台獨”分子? 台媒:樂觀其成

《中國新歌聲》台北演出起風波。

針對整起事件,該文進一步作出如下具體分析:

《2017中國新歌聲─上海.台北音樂節》演唱會遭鬧場事件,可分兩部分討論。一個是“獨派”藉口“統戰”、破壞台大校園設備等理由,干擾演唱會進行,並進行破壞的部分;一個是“獨派”與“統派”人員流血衝突的部分。

“獨派”與“統派”人士的衝突,屬於鬧場所衍生的打鬥傷害案件,獨立於演唱會鬧場事件之外,除非大陸主辦方也有人介入,否則這一部分純屬台灣兩派不同主張人士的衝突,未來檢警依規偵辦之下,必然是打人的有罪,受傷的可提民、刑事訴訟,問題比較不復雜。

有關“獨派”鬧場的部分,則有幾個問題值得討論。首先要釐清的是,這起事件的當事各方,誰對誰錯,誰是誰非。一個各方都認同的事實是,《中國新歌聲》演唱會是在台灣申請獲准舉辦的活動,而且已在台灣舉辦多場。不論“獨派”喜不喜歡,反不反對,這場為選秀舉辦的演唱會,肯定是合乎島內相關規定的集會活動。而不管“獨派”拿出什麼理由或藉口,要反對、干擾這場合法活動,他們的行動都是非法的。合法與非法間的界線,沒有模糊的空間可言

此外,從台治安單位長期揭示的“保障合法、取締非法”立場看,檢警在這一事件中應該追究的,不只是“獨派”與“統派”人員間的流血衝突,還應該究辦“獨派”恣意非法干擾及破壞合法演唱會的罪責,伸張台灣“保障合法、取締非法”的嚴正執法立場。“獨派”或許認為,大陸方面在台舉辦的《中國新歌聲》演唱會,在名稱上“矮化”台大,具有“統戰”色彩,而且又破壞及佔用台大操場,所以他們有權出面製止。但是,什麼叫“統戰”,這些“獨派”可能自己都搞不清楚。

《中國新歌聲》赴台控告鬧場“台獨”分子? 台媒:樂觀其成

島內“太陽花”學運頭目陳為廷之流日前公然叫囂,在台舉辦《中國新歌聲》是大陸“文化統戰”。

基本上,這場演唱會是一場兩岸娛樂文化交流活動,如果“獨派”認為是大陸“統戰”的活動,就有點神經過敏了。至於認為此活動在名稱上“矮化”了台灣大學,“獨派”應該抗議的對象,是台當局領導人蔡英文和“行政院”,因為他們在參與國際組織和活動時,都接受了“中華台北”的名稱。

有關“獨派”指責《中國新歌聲》選秀節目破壞台大的操場,並長期佔用的部分,講得理不直氣不壯。一來,場個演唱會是向台大校方租用場地,是合法付費取得使用權,沒有所謂長期佔用。而即使有操場設備遭到主辦方破壞,依規而論,也是台大校方是否要向主辦方索賠復原的問題,而非“獨派”以非法干擾手段徑自主張

《中時》文章最後總結,假使大陸主辦公司有意跨海來台打官司,無論是在刑事上控告鬧場的“獨派”公然侮辱、誹謗及毀損,或者在民事上要求鬧事者妨害商譽等的侵權損害賠償,這些官司都將在島內法庭,循著台灣的相關規定進行。藉由島內司法訴訟界定大陸法人在台正當權益的保障,對此或應樂觀其成。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