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羅尼亞宣布暫緩獨立西班牙政府或考慮“接管加泰”

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自治區主席普伊格蒙特在地區議會全體會議上“委婉”宣布“加泰獨立” ,但他緊接著又表示獨立暫緩數週生效,以便同西班牙政府開展對話。隨後,普伊格蒙特與加泰另一分離主義政黨CUP領導人共同簽署《獨立宣言》,西班牙國家電視台對此報導稱,“不清楚所簽署文件是否具有法律依據”。普伊格蒙特模棱兩可的表態被看成是“緩兵之計”,依舊引起中央政府的強烈不滿。

西班牙中央政府認為,普伊格蒙特的發言是分裂國家的宣言,並於11日一早召開緊急內閣會商討應對策略。首相拉霍伊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我們一致認為,當前首要問題是普伊格蒙特對其發言製造的模糊局勢進行解釋,“鄭重要求加泰政府說明是否已宣布獨立”。西班牙議會當日下午舉行全體會議,討論加泰局勢和應對措施,以及是否批准啟動憲法第155條。拉霍伊11日晚些時候再次重申“拒絕任何調解”,宣布啟動行使憲法第155條的程序,敦促加泰政府在5天內說明是否宣布獨立,“這是終止程序的唯一途徑”。

加泰議會全會本應在當地時間10日18時舉行,結果宣布推遲了一小時。據西班牙《國家報》報導,加泰執政黨黨內消息人士稱,會議推遲的原因:一是普伊格蒙特與CUP之間出現分歧,後者希望在全會上就獨立進行議會表決,而普不同意,並有意暫緩宣布獨立,在其原本的講稿中,沒有直接宣布獨立的語句,引起CUP不滿;二是加泰政府認為存在來自歐盟的第三方參與調解的可能,並正對此進行評估。最終,普伊格蒙特在議會上做出這樣的發言:“我決定承擔起加泰人民授予我的責任,讓加泰羅尼亞成為獨立的共和國”“我們莊嚴宣布這一決定,同時,我們也嚴肅地向議會提出推遲宣布獨立”。

西班牙法官協會11日發表聲明稱,普伊格蒙特宣布獨立缺乏法律依據,甚至不符合加泰議會自行通過且被憲法法院裁決違憲的所謂“公投法”和“過渡法”。按照所謂的“公投法”,只有當地議會可以宣布獨立,而不是由大區主席個人宣布。西班牙《國家報》11日社論稱,普伊格蒙特的“曖昧言辭”實際上是對法治國家的嘲諷,獨立推遲生效,不能掩蓋單方面宣布獨立對民主與法治的傷害,這是普伊格蒙特故意設置的新陷阱。

西班牙《世界報》評論稱,騙局仍在繼續,普伊格蒙特綁架國家,而CUP綁架普伊格蒙特。在得不到國際社會支持、不斷有企業宣布撤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警告經濟危害的情況下,普伊格蒙特並未如激進獨立派希望的那樣直接宣布獨立。《國家報》認為,其暫緩宣布獨立、尋求對話並不是真心想要回歸到憲法的框架內,而是對中央政府發出的又一“最後通牒”,提出國家絕不可能接受的條件。《先鋒報》題為“迷茫”的社論認為,普伊格蒙特想在獨立和退縮間找折中之路,但即使維持當前不穩定的狀態也會對國家和地區造成傷害。

對普伊格蒙特在講話中展現出尋求國際調解的願望,德國政府表態稱,德國不會在加泰羅尼亞危機中充當調解人,也不會承認加泰地區的單方面宣布獨立。歐洲人民黨和社會黨則向普伊格蒙特警告稱:“對話應在西班牙憲法框架內進行。”俄羅斯方面也強調,國際社會不會承認加泰獨立,為此西班牙駐俄大使還對俄方立場表示感謝。

加泰羅尼亞自治區是否會在數週後再尋機宣布獨立還是未知數。彭博社引述馬德里消息人士的話說,拉霍伊政府已做好準備,一旦這位地區政府領導人宣布加泰羅尼亞獨立,就立刻出動特種部隊將其逮捕,強制接管自治區政府,“這樣做,勢必會引發民間的不滿情緒,但也顯示出中央政府的強硬立場”。英國《衛報》分析普伊格蒙特地區議會演講時間意外推遲一小時的原因是, 因“潛在的國際第三方”沒有出面調停,為保險起見,他才暫緩宣布地區獨立,想將壓力推向中央政府。英國《經濟學人》認為,普伊格蒙特想仿照蘇格蘭尋求“脫英”的思路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因為蘇格蘭“脫英”公投是獲得國會授權、中央政府准許的。同樣,英國舉行“脫歐”公投也是如此。

11日,《環球時報》記者採訪了在加泰羅尼亞地區議會門外抗議該地區獨立的尤安,他認為普伊格蒙特的聲明只是緩兵之計,他所代表的勢力並沒有放棄獨立想法。尤安說,很多反對加泰羅尼亞獨立的巴塞羅那人認為,應提前舉行地區選舉,讓全地區的人們重新考慮地區領導人人選,讓支持國家統一的領導人站出來。參加10月1日公投並支持獨立的安東尼則告訴記者,普伊格蒙特的做法已表明,地區政府願和中央政府對話,現在的關鍵是拉霍伊政府如何來安撫加泰地區民眾的情緒,化解矛盾。他認為,加泰羅尼亞在西班牙政府眼中就是一個“聚寶盆”,當地百姓總是抱怨對國家貢獻太多,得到回報太少。安東尼說,實際上如果加泰羅尼亞真獨立,前景並不明朗,比如享受不到歐盟市場一體化的“紅利”、承擔巨額債務等。加泰羅尼亞人對此心知肚明,因此在普伊格蒙特宣布暫緩獨立時,整個地區尤其是首府巴塞羅那並沒有出現大規模的示威或抗議活動,對他們來說,這也是一個冷靜思考的重要時機。

Comments

comments

Your Website Title